去办公室,电梯里遇到了家政大姐。


                 

去办公室,电梯里遇到了家政大姐。

其实,喊她大姐不合适,她才31岁,平时可能不爱收拾,显老。

以前,帮我们办公室做过保洁,每周三次,每次2小时,100元,我们对她也蛮好的,例如我们仓库那边很多纸箱子,每次都是直接送给她,一次也能卖个二三十块钱。

后来,她提出要跳开中介,因为中介每次要提15块钱。

我答应。

中介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她不在这边干了?

我说,是的。

干了有两三个月,后来嫌工资低,问能不能涨点?

我说,市场就是这个价,而且我们这里活其实很少,不用怎么打扫,我们办公室本身都是美女,一群爱干净的人。

她过了几天,找理由不来了。

我给她打电话。

她说工资太低干不着,要介绍别人过来。

我拒绝了。

过了有一两个月,她联系过我,问还需要人不?她可以回来,原来的价格。

我拒绝了。

这么没有契约精神?

不,我认为她若是有契约精神反而不正常了,也不会干家政了,包括平时做保洁,我都是要求必须有人在办公室陪同,这么不信任人?

你信任她们的结果就是你很受伤。

这次在电梯里遇到,感觉她情绪一般,我心想,可能是她内疚吧?

我出了电梯,她也跟着出来了。

我问,这边有活?

她说,22楼,刚装修的,大清除,晚不了。

我问,活怪多?

她说,就那样。

我问,家里都挺好的?

她说,都挺好的,有个事想问问你。

我说,你说吧。

她问,你知道安丘有个治羊角疯的不?

我说,知道。

她问,怎么样?

我说,没去过,反正广告是覆盖了整个山东,旮旯里都是。(刷墙广告)

她说,我大闺女今年8岁,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是在教室里突然晕倒了,抽搐,吐白沫,给送医院了,检查是癫痫。

我问,以前发过病吗?

她说,从来没。

我问,确诊了没?

她说,确诊了。

我问,多久了?

她说,半年了。

我问,没去济南或北京看看?

她说,没,平时吃着药,针灸过,去看过老中医,听人家说安丘那边怪灵,想过去看看。

我问,最近又发病了?

她说,是的,一次比一次厉害,我看着怪难受的,恨不得是自己得了。

我问,你家老二是男孩女孩?

她说,男孩。

我问,孩子都有保险没?

她说,就是农村合作医疗。

我问,闺女没上学了?

她说,在家里,她爸的意思是咱没钱给治,实在不行,就送人吧。

我问,真送?

她说,也不噶舍的(ga,三声,不忍心的意思),但是咱又没钱给治,看着她难受,咱也跟着难受,你是没见发病的样子。

我说,我建议带着去北京看看。

她说,咱没钱,你能不能问你的那些朋友,有没有想养个小女孩的?平时特别乖,学习成绩也很好,就是偶尔发作。

看她哭的挺伤心的。

我翻了翻钱包,只有200块钱。

我说,你也别嫌少,给孩子买点好吃的。

她接下,上楼了。

听她的口气是真的想把孩子送人了,可能也是被折腾得不行了,否则不会有这么极端的想法,中间还问过我福利院的一些事。

这时,咱什么都不能劝,劝她好好养着,可能真的耽误了孩子的病情,劝她送人,又太不道德。

上周,也有个家长找我,也是类似的情况,孩子确诊癫痫,整个家瞬间崩了,夫妻俩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是在县里确诊的。

我跟他们俩讲:医院,绝对是一级有一级的水平,遇到这种事,连考虑都不需要考虑,就是北京上海,听专家的建议,专家建议吃药就吃药,建议手术就手术,孩子现在年龄小,即便是做手术也恢复得很快,中国人普遍怕手术,总觉得把脑袋打开了,人肯定废了,癫痫也分局部放电与整体放电,若是局部的,病灶单一、明确,完全可以手术切除,甚至可以切除半球,不影响。

我推荐了前几天我推荐的那部电影:《恩赐妙手:班·卡森医师》

要把这样的电影当科普纪录片去对待。

但是,内心的恐惧,往往使人们有侥幸心理,万一针灸有效呢?万一中药有效呢?

不朝上找,反而朝下找。

找偏方去了。

若是资金充裕,其实可以考虑去国外手术,你看明星生病了,都是第一时间飞到美国去。

当然,不是所有手术都是国外做的好,例如痔疮手术,国内就是流水线作业,还有就是治疗打呼噜,北方医院比南方做的好,因为北方男人普遍肥胖,打呼噜的也多,也类似熟练工。

勇气、骨气、爱、忠诚,其实都是建立在假设的前提下。

倘若问你,孩子若是每天发作N次癫痫,你是否依然爱他如初?

这么问100个家长。

100个家长回答都是YES

当真的降临在自己身上呢?每个人都会发生微妙的变化,甚至有了把孩子送人的打算,我读初中时是跑校,晚上八九点从学校回家,大约2公里的路程,步行。

现在回想一下,还是蛮恐怖的,我们要经过接近1公里长的庄稼地,而且那里原来是墓地,很害怕……

现在想想,小时候的日子真苦,其实父母并不关心我们的心理健康,因为我们要途经省道,那条路平均每个月就会撞死一个人,我们见过各式各样的车祸,包括我们有两个老师就是在那里撞死的,见了太多的尸体。

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但是家长也不懂得怎么干预。

学生撞死的多吗?

也不少。

我们上学时,哪有什么安全意识。

太夸张?

一点都不夸张,光我们村就撞死了不少于5个,因为我们这里是港口专线,内陆城市到日照港的大货车都走这里,又没有红绿灯。

这条路叫省道335,你可以百度一下,直接搜到我们村了,前年一次性撞死了8个,有图有真相。

我要表达的是什么?

父母穷了,对孩子的爱也穷,很有限,基本不关注孩子的身心成长,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农村出来的孩子多有蛀牙、口臭,因为父母没有重视。

我讲的不是车祸。

而是弃婴。

那时,镇上唯一的高楼是百货大楼,三层。

那里,偶有弃婴,或是女孩,或是病儿,例如有白化病的,我们上学的时候,都喜欢拐弯过去看看,我有个亲戚家的闺女就是在那里拣的。

所以,问题来了,有一天,我们会不会放弃自己的儿女?

这个问题很残忍吧?

其实也不残忍,你再想想,自杀是不是离你很遥远?但是你赌博输了呢?倘若你贪污了呢?现在濒临二选一时,自杀就会成为一个选项,而且越来越像最佳选项。

心理课堂上,有女家长私下问了我一个问题:倘若不考虑道德,不考虑制裁,你会不会跟一个10多岁的女孩上床?

我说,我拒绝回答。

她说,我只是想知道。

我说,你有答案。

她说,我只是求证。

我问,反过来呢?你想不想跟一个高中帅小伙?

她说,我知道了,人性是残忍的,我一定要保护好闺女。

我说,保护好她的第一前提是正确的性教育,要教她如何防护,而不是单纯的掩盖什么,你知道吗?最脏的其实是女大学生,因为她们普遍没有防护措施,是最容易带病的,源于无知,友谊医院一个女医生跟我讲,她可能是故意黑我们学校,说我们小师妹长了菜花,让她手术她也不做,拿了点药回去了,没当个事。而小姐呢?是从业者,她们反而更懂的保护自己。

她说,这些我都懂。

我说,开车,可以很享受驾驶的乐趣,但是开车第一前提必须是系上安全带,人性也是如此,一定要知道安全带在哪,多数人都只认为社会是美好的,缺少了预防措施。

她问,你们会给孩子做性教育科普吗?

我说,会的,并且告诉他,身体上哪些地方是禁区,除了爸爸妈妈以外,任何人都不能触碰的。

她感叹,人性真可怕。

我说,更可怕的你还没经历过,甚至你压根没敢想过,你想过你是一个花样百出的刽子手吗?就是变着花样去杀人。

她说,这不可能。

什么东西是最容易引发仇恨的?

地域、种族、信仰。

我们是动物,动物就有领地意识,例如以前我们会跟邻村的小孩火拼,若是再做个假设呢?

我们村里,混合居住着韩国人、日本人。

甚至,我娶了一个韩国媳妇。

突然有一天,爆发了中日战争,我们村接着就组建了民兵队,杀谁?

杀日本人呀!

过去,可能是邻居,可能是朋友,今天我们就是仇人,不共戴天,怎么杀?

那要杀出花样来,还要讨论讨论。

把孩子身上绑上稻草,然后点上火,这就是移动的火把,看着火团跑来跑去,真刺激,一直到活活地烧死,还有一股烤乳猪的味道。

这不够刺激。

弄个日本男人过来,找两个拖拉机,一个拴在腿上,一个拴在脖子上,对着开,一拽,从肚子的位置撕开了,何需五马,那是古代,今天只需要两车。

村里李老二娶了个日本媳妇。

民兵连跑过去,跟李老二说:

二选一。

要么,自己杀,要么,我们杀。

李老二不服气,拿锄头出来拼命,草,还反了你?小汉奸。

直接把他和他媳妇的头给砍下来了,挂在村口。

杀的越多,经验越丰富,花样越多,例如活着剥皮,先用开水一烫,然后一撸,皮就下来了,做个人皮鼓如何?

当然,这一切都有两个前提:

第一、杀人不犯法。

第二、正义的名义。

我说的这些很残忍吗?可是你反过头来想想,历史上哪个英雄不是这样的刽子手?而且杀人的花样更多,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赢家的历史是将杀人凶手变成英雄。

所以,不是我们不会杀人,只是我们缺少正义的理由,若是杀人不偿命,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手沾鲜血。

就跟武侠电影里一样了,人人都背着刀上路。

葵花点穴手……

我描述的这些杀人方式太业余了,想看视频版的吗?是一部类似纪录片式的电影,不是恐怖片,但是比任何恐怖片都恐怖,也是真实的故事,这部电影叫:《沃伦》

沃伦是个地名,原属波兰,这里居住着波兰人、乌克兰人,最初是波兰人鄙视乌克兰人,毕竟人家是地主。

二战爆发时,其实苏联最初也不是好东西。

咋回事?

德国从西边侵占波兰,苏联从东部侵占波兰,然后两家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有苏联老大哥撑腰了,乌克兰人有底气了,开始组织民兵屠杀波兰人,屠杀到什么地步呢?男的基本上全杀光了。

各式各样的杀法。

后来,德国人来了,又开始屠杀犹太人。

看看这部电影吧,超级真实,中国要拍摄类似主题的电影,至少要10年后,为什么?因为我们对很多主题是很敏感的,总觉得有禁区?什么是最好的反思?

正面面对!

例如你是乌克兰人,你娶了个波兰女人,好了,现在让你二选一,要么你自己动手,要么我们帮你杀了,若是你反抗?

那对不起,杀你全家。

最讽刺的是,电影的开头是乌克兰小伙迎娶波兰姑娘的婚礼。

人性从来都没变过。

我们也是潜在的刽子手,只是我们这些野蛮的想法暂时被关起来了而已,我们为什么不敢干?是因为害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旦不需要付出代价,还有了正义的理由。

那,那,那,来吧。

杀人,其实从来都没停过,只是现在杀人的方式都不再是棍杀了,而是舆论杀,你不是正面人物吗?

那不行,我要让你成黑的。

王健林什么都没变过,依然是个一流的企业家,但是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为什么?

被舆论了。

马爸爸呢?

最近也有这个趋势,非把他与赵薇联系在一起,他也急忙澄清,一共没见过10次面,其中至少五次还是因为公益。

传言,有专业团队在抹黑马爸爸与阿里巴巴。

也传言,有专业团队在抹黑刘强东。

使我们这些旁观者突然惊叹:我靠,你们这些企业家,也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呀。

他们也是在肉搏。

肉搏的方式是舆论战,这就是为什么企业做大了一定要收购传媒的缘故,你要有话语权,否则别人黑你你都没有反击的机会,你刚要发个朋友圈澄清,发现你帐号都被封了,你再蹦达?!

这也是杀人的方式,只是文明了许多。

让你黑你就黑,让你白你就白,比挨刀子还难受,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秦桧,一辈子都是奸臣。

名声不疼不痒的,何必在意?

那不行,到了名人这个地步,名比命还值钱,记得我以前写过一个故事不?历史上一个大将军,以少敌多,出兵必死无疑,他知道自己是去送死,就去求见文史官,意思是我这次可能就回不来了,你在写我故事的时候,把我写的英勇一点……

这几天,我在听韩红唱的《九儿》,真好听,韩红是李双江的学生,论唱功,李双江说第二,没人敢自诩第一,这是真正的大师级的人物,如今呢?成了人人调侃的对象,其实蛮可怜的,他虽然活着,其实早已被砍下了头颅。

他是黑的?他是白的?

其实,对于我们老百姓而言,没有真相,因为一切舆论于我们而言,就是电影。

上周,俩美女请我吃饭。

很正式。

就我们三个人。

就座后,我说,咱先把话说开,找我什么事?

俩人都说,没事,没事。

我说,否则我不好意思吃。

原来,做保险的。

我说,我已经买过保险了,暂时没有这个需求,我们朋友圈里有不少做保险的,还有人做到全国数一数二,例如曹纪平。

说熟悉吧,只能说是跟其中一个有过交集,宝妈。

她们想去球馆开展业务,问我是否可行?

我说,的确是个路子,球馆里有钱人特别多,门口就跟车展似的,但是呢?融入一个圈子不是一天两天的,可能需要三两年,不知道是否有这个耐心去等待?我觉得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你们是女人,有先天的优势,大家都喜欢跟女人一伙打双打,但是呢?要想把球打好,可能需要系统地学习上半年,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时间准备?

她们都觉得自己会打。

约着去看看。

我说,可以。

俩人去了。

的确会打,公园式打法,其实每个人都容易低估羽毛球的技术含量,在所有的球类运动中,羽毛球的速度、技战术都是要求最高的,羽毛球也是所有球类运动中速度最快的,你看林丹他们都能杀出400的时速。

乒乓球?连一半的速度都没有。

网球呢?

世界纪录也就是250公里/小时。

俩人待了一会,走了。

可能是理解了我说的一些话,就是差距,绝对是天壤之别,你可以把公园里打的最好的喊来,我站着不动也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不信?

不信就算了,哈。

每个人都想捷径,就是快速融入一个圈子,快速获取信任,快速接单,咋可能呢?曹纪平厉害在哪?人家混圈子是放长线。

多数人都是混短线。

蛰伏能力就有天壤之别。

这个思路是没问题的,但是做好是很难的,大家都试图多混几个圈子,我倒持不同建议,我觉得把一个圈子混好就足够了,一个县城约有1000名羽毛球玩家,不说大部分都是有钱有闲,至少有200个优质客户,你把这200个挖掘好了就不得了,而且他们本身又能帮你辐射很多。

但是,球打的不好,没人跟你玩。

要想快速打好,需要系统的学习。

倘若一个40岁的女人,整天在球馆里学球,而不去做业务,又跟家人无法交代,对不?

矛盾,就在这里。

有时,我喜欢看领导打球,每个领导都有职业陪玩的,人家那真是职业的,打的好,陪的好,当然你想要的也会给你的。

鞍前马后。

圈子,哪那么容易混?

圈子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就是跟一群优秀的人在一起时,我们会自卑,自卑会滋生恶,就是使我们产生了恨意,羡慕嫉妒恨,这五个字,绝对准确。

优秀的人为了安全,也不会随意让别人进入自己的圈子,他们的圈子都是很封闭的,球馆里有两类人是最封闭的,一类是富二代,他们圈子是非常固定的,宁愿坐在那里玩,也不会跟你打,一类是初学者,几个人找个角落打着玩。

那天,我去水库,这个水库看地图属于临沂,实际上属于日照,村长请我们到家里喝酒,村长真跟土匪似的,接了个电话,走,砍人去。

就这么匆忙出发。

虽然,我从小就是个混混,但是听了还是觉得蛮可怕的,你都是40多岁的人了,咋还折腾这些?何况你要注意形象。

这个村很偏僻,属于山区,他亲弟弟有个工厂,做蔬菜加工的,冷库,遇到了三个外地人,碰瓷的,就是故意把手指砸断,干了没不到半个月。

前一天来闹过一次。

他好言相劝,意思是给个千儿八百的算了。

不行,要2万。

算是凑热闹,我就跟着一起去了,但是我没进厂,咋解决的?

就是打了一顿。

真打。

哪跟小孩子打架似的,那真是拿着棍子打腿,只打大腿,打得人一蹦一蹦的,走了。

回去继续吃饭。

我说他:不该这么解决问题,因为他们会来报复你的。

他说,董,你正好说错了,要是一次治不住他,他们就把你欺负住了,一次来个狠的,保证他们就不来了,那都是老伤,职业碰瓷的,他们去找下一家去了。

也可能是吧。

我只是觉得,这么做会激发他们内心的恶。

一旦人被激发了恶,就会做出很极端的事,当然若真是职业碰瓷的,他们也是讲究概率,碰不到就碰不到,找下一家就是了。

当年,我采访过一个老书记,村里的,还被领导人多次接见过,大家应该知道是谁,我们关系很不错,前几天还在一起吃饭了,我就问了他一个问题,如何对付村里的流氓地痞?

他说,一定要激发他们内心的善,每个人内心都是有善的,例如被派出所抓去了,急忙去保出来,例如去坐牢了,家人要去探监了,跟家人一起去,虽然进不去,但是家人会传达的,这些人即便回来,也是很尊重自己的,而不会跟自己作对,一旦他们不会跟自己作对,就会支持自己,那么就没人会撼动自己。

我觉得,这才是智者。

知道了这些底层的,阴暗的东西,是不是对生活没信心了?

相反,更热爱生活了。

也会做好相应的防火墙,什么叫防火墙?

例如,吃饭时对服务员很客气,日常跟路人有些小摩擦也急忙道歉,不会激发别人内心的恶,感觉不值当的,很尊重每个人,就如同尊重一只藏獒一般,为什么我们很难走近有钱人?

因为,我们对于他们而言,其实就是藏獒。

他们对我们的态度就是敬而远之。

球馆里,每个独行侠都是有故事的人,你想想,他内心强大到不需要陪伴者,这是很厉害的,一个人能成为自己的伙伴,那绝对是高手。

跟有钱人在一起,不就变得有钱了吗?

是这么个道理。

就是人家不接纳咱,这个就有点难办了,我以前写过一个真实的故事,就是一个小姐遇到了一个老板,那个老板是第一次找小姐,结果动了凡心,说什么也要把她捞出来,后来当了幼儿园老师,现在?

园长!

真人真事,这个老板我说名字大家可能不知道,但是我一说他做的产品,你们肯定都见过,甚至用过。

但是,我不说!

我每天咋尽遇奇葩事?

这些,都不算奇葩的,你想想,我整天就是一个闲人,能跟我整天混在一起的就没有省油的灯,都是职业闲人,当闲人是很烧钱的,一天少不了千儿八百的。

我讲个更奇葩的故事。

一个男孩,很喜欢宝马摩托车,梦想就是买辆。

没钱,咋办?

他是做保险的,骗了一个女的50万,说是帮她买理财产品,其实他并没有给购买,而是自己买了宝马摩托。

后来,这女的问起保险的事。

他选择的方式,就是杀了她。

是不是太假?

这个事最早我是在机车论坛看到的,最近相关的纪录片也播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天网》《箱中人》。

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几个球友吃烧烤,一位老大哥劝开奥迪R8的女球友:在球馆里,你一定要知道谁是可以交往的,谁是不可以交往的,这不是一句戏言,选错了人,可能惹来杀人之祸,因为你是一块肥肉,容易滋生人的恶念!

………文章完………

 

作者:思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ddv.com/5740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微信:shk1177

邮件:i@vqud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