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摇摆


                 

一单亲妈妈,联系我。

她闺女耳朵里长了个东西,想去医院看看,但是总是害怕,生怕是恶性的,问我儿科有熟人不?

我说,儿科整天跟赶集似的,有没有熟人一样,不可能插队。

她的意思是熟人会给检查得仔细。

我觉得回复的已经很委婉了,意思是你去排队就行了,认识与不认识没区别,我陪我姐去过一次,头都大了,特别是最近,娃娃挂吊瓶的特别多,排椅上、走廊里全是,我都想去卖马扎了。

又给我打电话:你有空不?

我说,有没有空要看什么事。

她说,陪我去趟医院吧,怪害怕的。

我问,你妹妹呢?

她说,她上班。

我说,这种事,你让我陪着,不大合适吧?

她说,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了。

我说,行吧。

我急忙给媳妇打电话,先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特别说明,是希望咱俩人陪着去,媳妇一听很生气:我哪有空?你自己去吧。

我就获批了。

儿科有朋友,是我娃幼儿园同学的妈妈,我先电话联系了一下,问问她在不在上班?

她不在。

约,次日下午,可以直接去办公室找她。

我提前到达,给带了两包茶叶,另外提前跟她说明了一下,这是我一个读者,不是亲戚朋友,更不是其他,免得误会。

聊起了娃。

她问,你能不能写写小学老师?

我说,写什么?

她说,现在小学老师全是变态,给家长布置N多作业,孩子完成不了作业,在群上点名批评家长,作业批改也是家长的事,孩子考试成绩不好,也是家长的事,什么都是家长的事,要老师干嘛?我晚上8点以前从来没闲着过,都是忙这些。

我说,我感触不深,可能是我不管的缘故。

她问,你们班多少学生?

我说,20个。

她说,我们班85个。

我说,当时我让你们选私立,你们都嫌教学质量不好,我就纳闷了,哪有什么好不好?小学课本那么简单,我们那边作业是在学校里做的,正常课程的确抓得不如这些公立学校紧,但是其它的活动多,例如有书法课,有足球课,有网球课,还有郊游之类的,孩子能学到课本以外的东西,老师每天布置的任务都属于生活类的,例如自己洗袜子,帮妈妈拖地,还要让爸爸妈妈写反馈。

她说,大家都说私立不好,也不敢送了。

我说,说私立不好的,都是道听途说,他们又没送娃去上过,应该问问我们这些家长才行,我觉得孩子的童年一定要有生活,而不是在回忆起童年时,全是苦逼的学习,今天已经不是过去了,过去一切为了高考,说白了,是饭碗教育,好好读书是为了饭碗,现在我们不缺饭碗,就没必要这么折腾了,我对孩子教育的定义是成长教育,包括见识、逻辑、性格、心理、技能、人际、健康。

她问,小懂懂成绩如何?

我说,我没关心过,考过去的时候,双百,种子选手,现在考试偶尔也需要我签字,有时满分,有时也错一两道题,我觉得都是理解的,哪能从小不犯错,别太离谱就行,例如考个七八十分,那肯定不行。

她问,老师不管家长?

我说,不管。

她说,想转过去,但是又怕受歧视,毕竟我们就是上班族,没有豪车,没有豪宅,怕孩子自卑。

我说,这个夸张了,都是演绎的。

社会变化这么快,作为家长其实也蛮迷茫的,不知道怎么教育才是对的,什么都在变,但是教育方式没有变,因为教他们的这群人,还是当初教我们那群人,套路都是一样的。

但是,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也不能说让孩子不上学了吧?

那只能顺从。

前几天,我店里去了一个客人,她是做定制家具的,聊起了孩子,她姑娘今年20岁了,当初没读高中,直接读的3+2中专,学的空乘专业,现在回县城了,在家做直播,类似网红,颜值不错,偶尔还做平面模特。

我问,有男朋友了没?

她说,有了。

我问,本地的?

她说,是的。

我问,你家就这一个娃?

她说,是的。

我说,若是有可能,还是要让她继续读书,若是就此结束了,她的一辈子就定型了,若是你逼她再读上几年书呢?可能人生还能上个台阶。

她说,说了不听。

我说,这时,家长起着绝对的主导作用,其实听着怪心疼的,一个20来岁的小姑娘忙着赚钱,看似是懂事,其实耽误了未来,最好的时光,结果匆忙结婚生娃了。

听她的意思是算了。

算了就算了,与我也没有关系,我只是谈了谈自己的看法。

待单亲妈妈带娃过来。

朋友领我们直接去了住院部,找那边专家给简单一检查,基本确定是:耳道胆脂瘤,需要手术。

算是走的后门,也没花钱。

走了。

单亲妈妈有种瘫痪的感觉,就是整个人的感觉立刻就不好了,听到“手术”二字吓坏了。

我跟她说:这都是小手术,就跟剪指甲一样。

出了医院后门,她揽着我脖子哭起来:我好害怕,咋办?你帮帮我吧,行不行?(不是那种暧昧的拥抱,有点类似倾诉式的,我对她没感觉,我对这类女人的定义就是粘粘胶。)

我说,别怕,真不是多大的事。

我挣脱了她。

一是她娃在,二是她会把香水味弄到我身上,好几天散不去,我媳妇属狗的,其实我媳妇压根不管我,但是有些时候,她开玩笑似的问我身上咋有香水味,我会脸红,或者我很生气不想解释,反而惹出矛盾,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讲女生如何跟已婚男士相处,有两个细节,第一不能喷香水,第二下车必须检查座位上的头发。

次日,我打电话给她,关心一下。

她已经带着娃去济南了,还挂的专家号。

这些,我都理解,当时我娃做手术,我们还预约的复旦附属医院,人家给出的建议很简单,三甲医院都可以做,何必非跑到上海呢?

晚上,我在家。

她微信问,方便电话不?

我说,不方便。

她说,5分钟。

我说,我晚上从来没接过电话。

她说,5分钟。

我把电话拨过去了,我怕媳妇多想,特意跑到了客厅去打的,意思是让媳妇也能听到,省得多想,毕竟对方是个女人,而且是最无助的时候。

确诊了,也是需要手术。

其实她去济南的目的是想寻求保守治疗法,就是不需要手术。

所以,她更怕了。

拿不准到底在哪做手术了?

我说,回来做吧,咱这边也是三甲医院,而且咱还能帮上个忙,例如弄个床位啥的,家里人也能照顾上,若是康复的不错,晚上还可以偷着回家。

她问,那你能帮我联系医生吗?

我说,医生都一样,流水线作业,我只能努力帮你争取当天第一台手术,至于说指望主任帮着手术之类的,的确有难度。

她说,我两天没睡好了。

我说,早点休息吧,真没事,这些经历都是宝贵的财富,以后我们的父母,我们自己需要手术时,我们不害怕了,因为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回来后,确认要手术。

我让她先去办理入院手续,然后我帮着联系联系……

就在这期间,她变卦了,说是武汉那边有个中医很厉害,有那种药水,滴上就消,她准备带娃去,原本预约了让哪个医生给做手术,等于放了我鸽子。

我在电话里劝她。

她很是生气,意思是我想害她,让她闺女挨刀。

好吧。

我给她微信发信息才发现,我被拉黑了。

也是好事,终于不用烦我了,日常交往中,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心理有问题,反复无常,易怒,而且多疑,总觉得别人要迫害自己。

人在手术关头,很容易被左右。

我儿子手术后,我写了一篇科普帖,就是关于儿童睡觉打呼噜的危害,特别是晚上睡觉张口呼吸,孩子身材明显比同龄人瘦小。

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会变成:腺样体面容。

可以百度一下。

你在大街上会发现,很多人都有腺样体面容。

说白了,父母不懂。

也觉得小孩子打呼噜不无所谓吗?

我儿子做了手术以后,读者里有七八个去做的,很多都咨询过我,当然很多中医派也骂我,认为我害了孩子,害了一群孩子。

家长是被我说服的吗?

不是,而是他们自己以前压根没意识到危害性,听我一说,发现自己家的孩子也是如此,于是急忙带去医院检查,是他们自己说服了自己,一做睡眠检测,为什么你家孩子12个小时的睡眠还瞌睡?睡眠时属于缺氧状态,一检测血液氧气值就有很直观的对比,你看看正常孩子是多少,你家孩子是多少,脑、肺缺氧是可以直观感受到的,但是更多的器官是不会说话的,你知道它们多难受吗?

腺样体是个很小的东西,在鼻子后面,切出来就行了,就这么简单。

但是要做全麻手术。

当时,我身边有个家长,他闺女也是张口呼吸,已经有了腺样体面容,去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医生的建议是手术,但是他家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没有保险,二是惧怕手术,小两口也动摇了,倾向于手术,但是爷爷奶奶反对。

最终,选择了中医疗法。

每个人在遇事时,都喜欢寻求庇护,就是内心舒适区,心想,手术多么恐怖?算了,还是选个更安全一点的吧。

咱又不是人家的父母,不能左右这些孩子的命运,只能感叹一下。

被单亲妈妈拉黑半个月后,她又打电话来了,先是道歉,意思是那段时间心情不好,说话难听。

我说,没事,孩子咋样了?

她说,还那样。

我问,去武汉花了多少钱?

她说,4000多。

我问,还准备手术吗?

她说,需要你再帮忙。

我问,孩子有保险没?

她说,就是家里的医疗保险。

我问,商业保险有吗?

她说,没有。

我说,你去济南用的真名假名?

她说,假名。

我说,可以现在给买份商业保险,半年后手术,但是前提是不能有诊断记录,一旦有诊断记录,就会拒赔。

她问,你有熟悉的卖保险的没?

我说,没有,你自己找吧,若是有靠谱的人,你可以跟他实话实说,行或不行,他都会给你直接的答复。

她说,能赔多少钱?

我说,基本全赔吧。

她问,你家的是赔了多少?

我说,我们使用的农村合作医疗,赔了40%,剩余的是商业险承担,最简单的就是你买个学平险,100块钱,也能报销。

她说,那我去问问。

我说,但是,我不了解你家的那个能不能拖延半年,腺样体手术是可以的。

她问,我这个人是不是特别惹人讨厌?

我说,没长大而已。

她说,我现在感觉人人都讨厌我。

我说,你太喜欢依赖别人,行为依赖,情感依赖,所以跟你在一起会很累,说的难听一点你别生气,你太自私了,只照顾自己的感受,不会考虑别人。

她说,谢谢你跟我这么说。

我说,你不能独立行走,所以你使别人太累,你老公当初为什么逃离你?就是被你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你仿佛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时刻在撒娇。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找你前夫商量?毕竟是你们俩的娃。

她说,他跟别人结婚了,又有孩子了,不要我们了。

我问,联系过吗?

她说,没有。

我说,应该联系。

她说,不想。

这些事,看似离我们很遥远。

其实,近在咫尺。

我们的父母会老去吧?会住院吧?会手术吧?我们自己会住院吧?会手术吧?儿女也未必能躲过。

要积极面对。

昨天,写了孩子癫痫,不少读者联系我,或是自己家的孩子,或是亲戚家的孩子,大家普遍把原因归结为小学生压力太大了。

只能说是诱因。

根源,还是大脑的问题,癫痫其实就是大脑放电产生的,癫痫药的本质就是抑制大脑的兴奋度,一兴奋就放电。

本地那个读者让我帮着联系过保险,就是我说的那个套路,先入保,半年以后再去确诊,从而获得理赔,过去有过诊断,但是都是假名。

我给联系了两家。

给出的答复都是,不可以。

说癫痫属于慢性病,不属于理赔范畴。

我如实转述。

不久后,我又问了一下这个家长,说是已经买了,买的那种住院保险,只要是住院就赔,花了不少钱,好几万。

我跟他讲:你去找理赔员反复确认两点,第一、癫痫手术也包括在内吗?第二、真的住院就赔吗?没有免赔条例吗?

他给我的答复是:YES。

我说,那挺好的,只是总觉得有些蹊跷,若是如此,岂不是什么免赔疾病都可以有替代途径?

中午,有读者联系我。

她的建议是癫痫患者还是要手术治疗,否则治标不治本,聊天过程中,感觉她的思维与逻辑都非常清晰,她说自己三年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她建议去天坛医院,在那里癫痫都属于常见病。

我在想,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两次,被人用电钻、电锯把颅骨打开,你以为我开玩笑?开颅手术真的跟机床工人似的,又是钻头又是电锯。

我问她,你怕不怕?

她说,只要能活着,不怕!

要把这些都理解为压力训练。

其实,多数人都是巨婴。

就是巨大的婴儿的意思,身体可能健全了,但是心理是不健全的,日常打球就很明显,有的人是输不起,哪怕是打着玩,一旦输了就很生气,给脸色看,要么就批评搭档。

更有甚者,输了以后,直接把拍子折断。

这些,我都亲眼见过。

人要不断地给自己出题,去训练自己的心性,例如很多人想做股票定投,实际上,1万个人里面可能只有1个人适合,这个人必须是能做到荣辱不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无论涨与跌,他都跟机器人一样淡定,否则,肯定中间就乱了步伐。

我是不是在赞美自己?

也不是,因为我也经常乱步伐。

上个月,我给老师写了封信,老师给我回了封信,他就给了我一个建议,让我持现金在A股里研究股票,就如同我背包里全是筹码,而我赌场里转悠,只看不下注,我要是这么问你,你肯定回答:这还不简单嘛!

带队时,我们偶尔会去赌场玩,例如南非的蒙蒂赌场,马来西亚的云顶赌场,澳门赌场,还有澳洲的、韩国的、游轮上的。

我属于游客里最淡定的,我对赌貌似没有太大的兴趣。

在南非,貌似只有我赢了,因为筹码都是他们送给我的,我没有赌性,为什么?

我不会玩,不懂规则。

中国游客很喜欢去赌场,初衷不是为了赌博,只是好奇,赌场到底是什么样子?去了以后肯定要试试手气,我带过这么多队,貌似没见谁赢过。

每个人都会扔上几百块钱。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没有赌性的,可是进去就沉湎了,我听别的领队讲,曾经带队,有个女游客一口气输了几万美金,脸色煞白,硬是被同行人员拉走了,你不能再赌了……

游轮上我见过职业赌徒,真是几天几夜不休息,困了就躺在椅子上眯一会,只要我去赌场就见他在,他可能上游轮就为赌而来。

我在游轮上也学会了赌博,21点,还在网上研究攻略,我手气还不错,赢了200美金,次日一大早,我就觉得信心满满,去了。

输了。

我在觉察自己的内心,我也有了赌性,因为我知道这玩意怎么玩了。

在A股里研究股票的这些日子,我发现自己也属于一个巨婴,内心极度的不稳定,看到四处都是机会,反复进入过恒生电子、民生银行、山煤国际,每次我推荐的都很准,但是我自己都是提前跑了,次日一开盘就跑了,也赚过几万块钱,但是后来也陆续赔进去了。

每次买完我就后悔,觉得自己违反了纪律,我的纪律就是只看不买。

可是,每次又忍不住。

我就跟自己对话,劝自己,当成训练,当成纪律,这样才能战胜其他人,股市本身其实就是战争,我们与自己的战争,我们战胜了自己,就战胜了90%的股民。

我是想通过这场训练去磨练自己的心性。

修行:克制。

若是把克制修行好了,那我就可以安心做定投,毕竟在定投方面我做的很不错,但是是不是未来也不错,那是个未知数,因为从我做定投到今天一直都是赢利的,是A股在涨,美股在涨,大黄金在涨,怎么做都是赚钱的,若是大盘连续跌上三年呢?我是否还有耐心定投?

也是未知数。

通过这几个月的训练,我觉得自己又进步了,比过去克制了许多,运气也好了很多,还中了新股。

我研究股票、基金这些东西已经两年多了,不说每天都看也差不多,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其实我内心产生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对实体生意没有感觉了。

你想想,我辛苦地做生意,开店面,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而我炒股呢?收入比这些来得容易,那我就产生了疑惑。

人学会炒股不就行了吗?何必非要上班?

即便是现在,我依然在左右摇摆,一会糊涂,一会清醒,搞不清哪是真的哪是假的,有类似迷惑的人太多了,包括搞民间借贷的,搞风险投资的,甚至职业赌博的,都觉得玩与钱有关的游戏简单粗暴有效。

何必折腾那么多?

现在倘若有人问我,你一年在股市里能赚多少钱?

我认为,20万是比较保守的,就是肯定能做到的,我完全可以不挑战概率,不用赌性,我就是定投就是了。

这么说,像不像疯话?

我也不知道我是疯了,还是真了。

你看,每天我和媳妇都在家里,媳妇在她的屋子里躺着看手机,一躺就是一天,我呢,在自己的屋子里看书,一蹲也是一天。

这就是我们的日子。

所以,我们看那些上班的,就觉得不可思议,你说为了一百两百的,至于每天这么起早贪黑吗?做父母的唯一工作不就是照顾孩子吗?工作那是次要的。

这是站在我们角度去思考的。

也是真实的感悟。

说出来就觉得咋这么刺耳呢?

实际上,我最近很凌乱,反复劝自己不要进入股市,但是还是忍不住,越亏越买,甚至我敢去抢跌停股,例如昨天我在跌停的位置买入了002711(欧浦智网),买的还不少,我总觉得,一次性跌这么多,肯定来个反弹,反弹我就走。

买了以后就后悔了。

这些东西,靠人劝都白搭。

上周,我写了一个赌球输了几十万的小伙,名牌大学毕业,有着体面的工作,在央行工作,走投无路了。

次日,有小两口过来找我,聊这篇文章,妻子算是表述者,说是要给我提供点素材,什么素材呢?

他们两口子认识时,她家人是反对的,理由就是男生是农村的,而她是城里的,但是她看中了,婚前体检时,男的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家人更加的反对,甚至把她锁在了家里,毅然走到了一起,因为她怀孕了。

他们的爱情伟大不?

她自己就说,我是冒着生命危险跟他走到一起的,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我有可能被传染,而且有25%的肝硬化可能。

我问什么素材?

她说,文章里经历的,我老公都经历过,他去年赌球欠了七八万,后来从家里拿钱给还上了。

我笑着问她老公:现在还赌不?

他说,早不赌了。

这一页,就翻过去了,我们还一起吃了鱼,合了影,女生还当着老公的面拥抱了我。

男人话很少,我无法捕捉到更多的信息,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性格很好,大大咧咧的,不拘小节。

过了三天。

妻子又联系我,很急促。

自己来的。

我问,什么事?

她说,原来,我老公比他还厉害,我老公跟我坦白了,他外面欠了80多万了,就是赌球输的,有信用卡,有贷款,有同事借款。

我问,想怎么解决?

她说,这次,我真的不想过了,原来赌博真的戒不了,但是我又怕离婚后他自杀了,不等于我间接害死了他吗?

我问,你觉得他会自杀不?

她说,若是我撒手,百分百会,他在网上搜过这些。

我说,我建议是你作为送信人,与他父母接上头,让父母参与进来,让他放弃轻生的念头,至于钱的问题,你就是没钱,谁又能拿你咋着?装死就是了,等以后翻了身,再还给人家。

她说,董哥,我现在一点信心都没有了,我们就是上班的,一辈子也攒不了80万,这辈子算是完了。

有时,我自己都感叹,我办公室就是话剧舞台,每天上演着一幕幕的话剧,无比的生动、形象。

………文章完………

作者:思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ddv.com/5740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微信:shk1177

邮件:i@vqud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