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思考


                 

周末,我在办公室。

有人敲门。

开门,年轻妹子,个很高,1米7左右,偏瘦,坐下。

说是读者。

我问,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她说,一个网友跟我说的,他也是你读者。

我问,谁?

她说,虫子,在步行街开奶茶店的。(这小子就是混社会的)

我说,知道。

她说,我有个事需要你帮忙。

我说,我不一定能帮上,你先说。

先了解了一下她身份,是大三学生,有学生证,随身携带,具体是什么事呢?她有5万元外债,其中信用卡2万,其它渠道3万。

她问,我不还信用卡,是不是会被抓起来?

我说,有拘留的可能。

她问,你能不能帮帮我?一旦我被抓起来,学业就完了。

我问,有没有考虑找个男人给还上?

她说,我就是这个意思,你认识人多,帮我问问可以吗?

我问,包你的话,一个月多少钱?

她说,五六千都可以,随叫随到。

我问,这期间找过吗?

她说,有钱的太少,忽悠的多,真的少。

我问,有没有有偿出台过?

她说,就一次。

我问,赚了多少钱?

她说,说好的500,后来给了200。

我问,为什么?

她说,扔下200就走了。

我问,就这一次?

她说,是的。

我问,你这些钱是怎么欠的?

她说,说来话长,反正就是欠了,现在必须还。

我问,若是跟家人说呢?

她说,白搭,我是他们家的养女,而且他们又离婚了,从小我是在邻居家长大的。

我问,学费谁给你出的?

她说,我申请了特困生,学费是减免的,另外有奖学金,平时还参加勤工俭学。

我问,奖学金也花了?

她说,是的。

我问,你多大开始接触男人的?

她说,初一,就是养我的那个邻居。

我问,自愿的?

她说,哪可能?

我问,这些事你跟别人说过吗?

她说,在网上跟网友倾诉过。

我问,若是帮别人生个孩子呢?

她说,可以,但是要先帮我把钱还上,我明年才能生,因为我还没毕业,不可能挺个肚子去学校。

我说,你现在就是走投无路了,怎么都行,是不是?

她说,是的,我也想过卖肾,但是怕被骗。

我说,这些事,我只能说很同情你,别的我都做不了。

她说,没事,也谢谢你。

走了。

送她到电梯口,她一脸的绝望,我在想,此时,若是有人拉她贩毒,拉她杀人,她也会干的,四个字最准确:饮鸩止渴。

她太渴了。

一个原本自尊、自爱的大学生。

若是我跟她说:给你200块钱,你把衣服脱了。

她立刻就会脱。

使我想起了前段时间缉毒警察过来拿书时跟我讲的一句话:女孩一旦吸上了毒,就不是人了,完全是个牲畜,怎么使唤都可以,怎么玩弄都可以。

其实,负债时的女孩,也是这个状态。

那种绝望!

我为什么不能出手?

因为,她说的未必是实情,可能是借了更多,甚至可能有更极端的隐情,我绝对不能参与其中,她是下坠状态,我不能徒手去接,会把我一起砸死的。

不是有女子跳楼,保安去接,然后俩人都死了。

今天新闻的标题是:《西安将为被砸身亡保安申报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和烈士》。

人,只有吃饱了肚子才有资格谈尊严!

最近,嫣然买车,让我帮着参谋,她在卡宴与奔驰GLE之间纠结,我问为什么不选玛莎拉蒂SUV,她认为小毛病多。

我劝她,买车干嘛,没意思,纯粹是浪费。

她说,给客户看的。

我说,那还是选卡宴吧,胭脂红,太漂亮了。

她还在纠结……

她问我,董哥,你喜欢什么车?

我说,过去我喜欢贵的,现在可能喜欢那种有幸福感的,就是一坐上去,整个人就特别幸福,这种感觉是很微妙的,不可描述的,例如路虎卫士就是一辆能给人幸福感的车子。

她问,是优越感吗?

我说,不是,怎么说呢,就如同骑在心爱的女人身上。

她说,太污了。

我说,只是比喻。

她问,你未来还会买车吗?

我说,应该不会了,买的话,可能会买辆D-MAX皮卡,很便宜,20来万,拉摩托车用的。

她问,你觉得花100多万买辆车子撑门面值不值?

我说,若是的确有生意需求,值,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观察过,这两年开豪车的群体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做直销的、放高利贷的、做微商的喜欢弄这些噱头,哪怕是零首付也先把车买上,而真正有钱人呢?则在不断地降调,为什么?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我以前就写过,每天都有人在路上寻找作案目标,让自己积极地融入群众其实也是一种保护色。

她问,若是从自身经历呢?

我说,也是值,至少不再羡慕别人了,我没搬家以前,我有个邻居比我小三岁,是开诊所的,他有辆白色A6,我羡慕了好久,总感觉低人一等,现在我就觉得无所谓了,另外,社会上的人际资源会根据你的车辆进行评级,我说的不值是觉得100万怪让人心疼的。

她问,你有没有因为别人开好车而高看一眼?

我说,有呀,我师妹就开卡宴,胭脂红,她跟我聊天,每个字我都很重视,从来不敢敷衍或不回,她就是白手起家的,在学校时是学生会主席,当然我对她尊敬不单纯是因为有好车,是她的综合能力吧,让人敬佩。

开好车会被普通人高看一眼,这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仅限普通人。

这些东西也是经历,经历过就释然了,就那么回事,我以前写过,100万的车子一年需要30万的持有成本。

资金成本10万。

使用成本10万。

贬值成本10万。

想想可怕吧?停1天,损失1000元,比租都贵。

那年,我开着一辆雪铁龙C5,去高铁站接一位画家,同去接站的还有另外一拨人,是一家企业,开着一辆A8,画家上了A8,没有选择我的C5,那时我觉得好尴尬,总恨自己,你说我怎么搞的?关键是我总觉得自己的C5拉低了整个气场。

当然,外人可能觉得无所谓,咱自己自卑了。

类似的事,今年也发生了一次,球友约着打球、吃饭,我开GOLF去的,球友略失望,因为他还喊了其他几个朋友,都是有头有脸的,在一家私人会所,他没让我把车子开进院子,说的很委婉,我就懂了。

我们俩步行进去的。

他可能以为我开宝马去,把车子往那一停,没想到……

我这么写,大家肯定会想,这个球友太不上档次了吧?

还真不是,他属于里面比较上档次的,他让我停在外面其实是保护我,他在酒桌上把我大大的赞美了一番,结果告辞时,大家挨着送上车,发现我开一辆GOLF来的,让人无法与席间的那些话联想到一个人。

虚伪!

我明明是实力派,你非让我靠颜值。

周日,我去了趟鲜花店,妹子急忙倒水……

我说,中午一起吃饭。

她问,有事吗?

我说,也有事,有没事,闲聊。

这个店,去年我入股了10万元,说是六四分,我六,她四,我为什么这个时间点来找她呢?因为她要结婚了,一旦结婚,很多事就说不清了。

所以,我需要抽回投资。

她也同意,为什么?

在起步阶段,资金困难如山重,装修需要钱吧?学习需要钱吧?进货需要钱吧?那么我的出现就是雪中送炭,人在困难时会无限放大困难,所以她一直都很感激我,变着花样对我好,但是别误解,纯洁的友谊。

而如今呢?一切都理顺了,生意稳定了,那么她就会弱化我的价值,这是人性,天生的,与她这个人是否有感恩之心没有关系。

我选择这个节点退出是最合适的。

我把会计也喊来了,算了算总帐,我跟会计说,大约估算一下就行,不需要算得太仔细,最终算着利润在15万左右,帐上目前有13万,那怎么分家?

我拿走13万,一笔勾销。

有点狠?

其实,我对她最大的帮助是渠道+代言,若不是我拼命地吆喝,赚不了这么多。

她问,转帐还是?

我说,我要现金。

一起去了银行,取了13万,我实际要了11万,剩余2万让她在未来的两年,每年给我1万,我不能真的对她实行三光政策。

于我而言,11万也不少了,年回报率10%,至于那2万也丢不了。

我问,生我气吗?

她说,咋可能呢?这一切都是董哥给的。

我说,以后你可以放手干了,不需要什么都要看我脸色了。

她说,有问题还是需要董哥帮忙。

我说,这没问题。

她做了太多迎合我的事,是因为内心有感激,这种感激就会让她缩手缩脚,例如下午我去球场打混双,我跟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一伙,她是体育院校的教授,打的很不错,但是我们最终输了,后来我跟别人搭档打她与别人搭档,我们就赢了,为什么?我对她太尊敬了,反而不好意思施展了,越怕失误越有失误,而且一失误我就内疚。

拿人家的手短,接受投资也是如此,我见过一个场面,就是年会的时候,公司为了感激投资者专门改编了一首歌,其实是大写的尴尬。

故事继续。

夏天时,昆明有读者联系我,问我要不要一批大益普洱,告诉了我年份与批次,我找同行问了一下价格,发现的确有价格优势,每件能便宜500元,说是一位藏家急需要资金周转,昆明这个读者我见过,很老实本分,2013年我去昆明出差,他还邀请我到他家里吃过饭……

这批货一共30件。

我把钱打给了他。

结果茶叶只发给了我20件,说是先欠着10件。

是故意的?

不是,是藏家在甩卖过程中,一货多卖了。

那要退钱给我们对不对?

结果,没钱了。

那问题就尴尬了,我找昆明的读者要,他说与他无关,他只是想帮我牵线买茶叶,而我找他的理由是我的钱是汇给了你,我不可能找别人,而他的理由就是他也是受害者,而且是出于好心帮我找茶叶,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贪污这10箱的钱,他找出了当时汇款给藏家的凭证,实际上,每箱他拿了100元提成,就是他的汇款额比我汇给他的少3000元,这些我都是理解的,我做生意的观点是希望每一环的人都有利润,这样游戏才能继续,若咱总希望别人义务帮咱,那不现实。

后来,在电话里还吵了架,他也把我拉黑了,电话也把我设为黑名单了,就一句话:你起诉我吧!

从我的角度,理论上,就是我跟你做的生意,我给你钱,你给我茶叶,就这么简单。

从他的角度呢?他觉得自己只是牵线人,不应该承担这个债务。

都觉得委屈。

最终呢?

不了了之了。

彼此都恨对方,他觉得我是个小人,使我想起了在成都买的那两条拉布拉多,我以前写过,读者在宠物店上班,说有两只拉布拉多特别可爱问我要不要,3000元,我说要,但是我过几天才能开车过去取,你先帮我养着,于是她就抱回家了,不到一周,俩都死了,关键是抢救时她还花了500多块钱,那问题就来了,我是应该还她500元呢?还是她应该退我3000元呢?我真是连狗毛都没见到,后来也是把我拉黑了,2013年我去拉萨路过成都,有队友出去见网友,竟是她,她让队友给我捎句话:懂懂,对不起。

茶叶的事,我损失了3万多块钱,我也写过一篇文章反思我自己,其实是我性格有问题,总是试图用友情来保障生意,而且我选的合作对象几乎都是没有履行合同赔偿能力的人,例如拉布拉多那个姑娘还是个残疾人,收入本来就很低。

茶叶事不久,我找猫哥帮我签书,因为他比较能跑,我大包给他了,茅盾文学奖10册一套,一共1000套,我给他40万,理论上他约有10万元的利润,这个钱其实是非常好赚的,因为出版社为了卖书也愿意撮合这些事,猫哥只需要去这些作家的家里帮忙就可以了,然后打包发到我们这里,交易就算完成了,而且我是先把40万给了他,也没写条。

第二天,我还写了一篇文章调侃他,我说今天还能见到你,我格外的高兴,因为你没跑路。

书在验收过程中,有接近1500册有问题,那我们需要拒收,他自己也认可,因为的确没法用,不符合我们的标准。

他需要退给我们6万多块钱。

但是呢,钱被他挪用了。

问题就来了。

我的初衷其实是帮他赚点钱,因为我把这个业务承包给谁,谁都高兴得屁颠屁颠的,甚至出版社都派人来跟我们谈过,意思是他们愿意做,价格更便宜,但是我觉得他们跟不上,那么打包、物流就有问题,所以我不愿意跟他们合作,若是出版社签这么多书,25万都用不了,我自己签的话呢?可能需要35万,图书成本25万,我再给每个作家1万元,关键是会牵扯我大量的精力,我不愿意具体去跑,于是给了猫哥,因为猫哥很擅长堵作家,也不需要给作家钱,直接就能找到作家家里去。

几天的功夫能赚这么些钱不是挺好吗?

这是我的初衷。

但是,猫哥可能怎么想,你看吧,你验收这么苛刻,不等于把书砸我自己手里了吗?这些书就是废纸,不等于我自己没赚到钱反而要赔你钱吗?

惹矛盾了。

因为猫哥要回去了,我跟他说,那咱见个面,把帐算算,实在不行,你把手里的书再挑挑,看看哪些还凑合着能用,我就收了,抵了,实在不够的,你给我写个条,这样公平吧?

这几天,大家又愉快地在一起了,有说有笑了。

我们签来的成本400一套,卖800是不是太黑了?

咋可能呢?

我们有资金成本吧?仓储成本吧?人工成本吧?物流成本吧?一套实际成本在650元左右,这都是无数次精算过的,原本是定价1200元的,因为这书签得过于着急,很多地方不如我意,所以才定了这么低的价格。

初衷都是好的,最终,都演砸了。

当初腚疼为什么离开?也是一样的原因,就是帮我们签了一批书被拒收了,那时我们是有合同的,有样本的,是作家临时着急,完全是应付式签的,这与我们无关,我们是采购,就要以样品为标准。

我的初衷是给大家个饭碗。

结果,把友情都砸了。

后来,腚疼也是给我写了一张条,前些日子说年前要过来还钱,大家为什么觉得委屈?因为没有承担错误的能力,既然你要赚到利润,就要承担该有的责任,例如有时出版社给我们发来书,一发就是几千册,我们说退了就退了,人家什么都不说,你们不要无所谓,发给当当就是了,例如我签过一批严歌苓的《芳华》,就是最近上映的那部电影,我拿到手一看,姓名章盖的,不仔细对比看不出来,但是用放大镜一看就能看出问题,我就退给出版社了。
 
我也蛮心疼大家的,所以欠我钱,我也就没法催了,甚至能顶就顶顶,不能顶就算了,不至于说把脚踩着脖子拿刀逼着要,腚疼那批钱是怎么欠的?他不是卖过一年的书吗?从我这里拿货,都是先赊欠,是这么欠的,不是因为别的。

之前我就推测过,老猫肯定是把钱借给别人了,否则不可能没钱,毕竟我是给了40万现金,他本人属于性冷淡系,对物质没啥需求的人,房呀、车呀都觉得无所谓的人,所以不可能花了。

这些其实都是小事,几万块钱的纠缠,也是好事,使我对人性有了新的认识,每个人都是要脸的,但是要脸是需要基础的,还有就是不要挑战概率,个人终究是个人,小团伙终究是小团伙,大品牌就是大品牌,今年我装了一套房子,找朋友给装修的,全程我连问都没问过,的确是省心,装修质量呢?跟品牌装修公司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入住了没多久,问题太多了,甚至走路都能让地板绊倒……

这些日子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当我们处于三角债的中间时,该不该对下游负责?

例如上游欠我的钱,我欠下游的钱。

我要不要把下游的钱给还了?

我曾经参观过一家上市公司,这家公司有两点很牛B的地方,一是员工在公司工作10年都算新员工,很多都是工作20年以上的。二是这家公司是做建筑行业的,竟然从来没拖欠过工人工资,省政府还颁发了一个奖项。

当时,咱不做生意,没啥感触。

如今,仔细想想,真了不起!

我们公司比较包容,有些刚走回社会的人,从我们这里上几个月的班适应一下社会,多是经济犯罪。

说得直白一点,要么信用卡,要么民间借贷。

额度都不小。

我问过其中一位男生:你的亲戚朋友都存款在你那里,如今你出来了,没想到以后还他们?

他说,我过去犯的错误已经接受到了惩罚,还要咋着?!

不是个例,普遍没有愧疚感。

反而觉得自己委屈,委屈在哪?人家搞了几个亿的也没坐牢,咱才搞了多少?千儿八百万而已,另外,亲戚朋友也不是咱忽悠他们到这里存款,是他们非要存过来,不收还不愿意,当初是你主动给的吧?出了事又怨我。

这是使我很意外的。

接触久了,我又总结了一句话:每个人都有老赖基因。

他为什么当老赖还理直气壮,因为他也被人骗了,是三角债的一环,他也委屈,我相信贾跃亭在过往的职业生涯里也是一个很守诚信的人,否则生意做不了这么大,但是今天呢?他不做老赖又能怎么办?!没办法了。

有没有人在三角债中依然有良心?

那我就讲个有良心的。

他是博士,是真的博士,还是海归,但是读书读傻了,跟社会脱轨了,他工资也不低,年薪30W+,无意接触到了民间借贷,因为他厌恶上班,总觉得没出息,找我聊过几次,我都劝他,你还是安心上班吧,你不适合玩这些,这些套路都太深。

这期间他认识了一个大姐,大姐放贷能力一流,关键是催收有套路,搞的跟间谍似的,谁借她钱,她偷着在谁的车上装上GPS,就是磁铁的那种,直接装在车底。

大姐吸存更狠,年利率30%。

博士刚买了房子,没钱。

但是,博士有人脉,博士是做食品领域的,而且这个人的确老实,他就跟一家食品公司的老板说了这个事,意思是他愿意担保,绝对靠谱。(据说,博士还拯救过这个老板,算是恩人,否则对方也不会拿出这100万给他。)

这个钱的利息怎么分呢?

博士拿10%,食品老板拿20%。

这期间,博士辞职了,整天混在这些圈子里,而且他身上有被骗基因,就是那些臭狗屎式的骗子,总能把他忽悠成铁杆粉丝,让交钱就交钱。

大姐是个很豪爽的人,而且家境殷实,的确有钱,大姐跟他打的保票就是哪怕赔了,我个人也赔给你。

我再一次见到博士,是他找我一起去烧香,已是几年后了。

我问他,发财了没?

他说,董哥,你别嘲笑我了。

我问,咋了?

他说,房子卖了,把钱还给人家了。

大姐也没跑路,但是兵败如山倒了,即便如此,他依然是大姐的铁杆粉丝,众人逼着大姐还钱,他反而在群上安抚大家,意思是给她点时间……

我对博士的评价就是好人一个,好到什么程度?看到老虎饿了,想让老虎咬自己一口,就这种人,太形象了。

后来?

博士又追随牛哥了,去高评高贷炒房去了,就是空手套白狼,翻没翻身咱不说,至少在一线城市又有了房子,理论上,肯定赚到100万以上了,毕竟说起来这个事也过去六七年了,牛哥也是看中了这小子老实可靠,想收了他,从此他成了牛哥的铁杆追随者,牛哥那辆哈雷,就是博士送的。(哈哈,模型)

这是我认识的,做民间借贷的,唯一的,负责的,男人。

但是,也是惹的一地鸡毛,连岳父都骂他。

他善良到什么地步?

他总是心疼大姐,意思是大姐被人骗了,即便是今天,他也不认为自己被大姐忽悠了,而对于食品老板呢?他觉得绝对不能亏欠人家的。

把结婚的新房卖了!

那次我们去烧香,我跟他说,我真的佩服你老婆,无论你捅多大的娄子,依然不离不弃地支持你,跟你一起租房住,这需要多大的胸怀?

你会问,我为什么不去劝他?

我劝他,他会听吗?

我要劝的,别人没劝过吗?

关键是,我劝他的话,都会第一时间传到大姐耳朵里,大姐会觉得懂懂咋是个多面派?

我最好的策略就是什么都不说,但是你可以倾诉于我,我安抚你两句,路都是自己选的,当时你不是还分享过两年财富翻两倍吗?

何况,他为什么找我聊天,因为我不劝他,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逻辑,自己的行为在自己的逻辑下是合理的,那就行了。

上周五,有老师过来,一看就是教书的,教西方经济的,属国际商务专业,她找一本《生命的不可思议》,说是闺蜜推荐的。

我说,我没有,但是我可以帮你找,需要时间。

聊了几句。

她说,看你文章改变很大,对人对事都有了全新的认识,而且我每天都摘抄。

我说,对于一个大学老师而言,关注一个混混的文章是一种耻辱。

她说,我不这么觉得。

我说,但是不要推荐给学生,我的文章适合35岁以上的人阅读,并且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否则会读反了。

她说,这个我懂。

我说,时间长了,你会发现身边人多是巨婴,有着很幼稚的一面。

她说,感觉到了。

我说,于是你就有了分享欲、教育欲,其实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你会让自己在别人眼里成为异教徒,而且在传教,最好的方式是接纳他们,同时又让自己表现得很合群。

她说,懂。

我说,越是优秀的人,越是合群的人,其实他内心是那么的鹤立鸡群,但是他不会去刺痛别人,例如郊游时,大家都开着七八万的车子去的,你开了一辆法拉利,其实你就是钉子,刺痛了别人。

她问,鲁迅算不算钉子?

我说,算,鲁迅内心是很寒冷的,他的文章的主旋律其实是刻薄,对敌人的刻薄也是刻薄,我觉得最了解鲁迅的人应该是他的老对手梁实秋,他有一篇文章《关于鲁迅》,有一点是肯定的,鲁迅是顶级的小说家。

柬埔寨,哪怕是首都,也乱哄哄的,仿佛是七八十年代的中国,红绿灯形同虚设,自行车、摩托车、汽车混合在一起,顺行的、逆行的,当时我就在想,要不要去纠正他们?要不要去引导他们?

鲁迅,就是一个拿着大喇叭在十字路口吆喝的人:红灯停、绿灯行。

有用吗?

没用!

所以,当你内心是高于周边人时,保持沉默就是你的保护色。

………文章完………

作者:思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ddv.com/5740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微信:shk1177

邮件:i@vqud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