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


                 

我把车子停在了店门口。

刚停好。

一个穿着僧服的光头过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扯了一堆没用的。

最后,坚称我们俩有缘分,要把他手上戴的佛珠送给我,说是九华山上的住持给开光过的,他已经戴了七八年了。

看起来的确油乎乎的。

我接过来,顺手戴上了:谢谢!

我关上车门,准备走。

他一把拉住我:施主,施主……

我问,咋了?

他说,这次出来,是为贵州贫困山区的孩子募捐,您看?

我说,那就帮我带个好吧。

他说,若是手里宽裕,可以表示表示。

我问,你有二维码收款没?我扫一下。

他说,我不懂那些。

我说,那咋办?我没带钱,要不把佛珠还你吧。

他说,不,不,不,送你了就是与你结缘了。

我把佛珠还给他,然后我小声地说:以前,咱是同行。

他苦笑了一下。

摆摆手。

有些尴尬,然后我们俩就站店门口聊了会,我一闻他身上还有烟味,刚吸过不久……

我问,家哪的?

他说,开封。

我问,以前当过和尚?

他说,我家兄弟四个,我大哥、二哥都是和尚。

我问,是真和尚?

他说,是的。

我说,现在各大寺院里的高僧,多出自河南。

他突然脸色一紧:河南怎么了?

我说,与当年饥荒有关系,很多人实在没有出路了,去各地出了家,在寺院专心修行,后来成了大德高僧,这是真事。

后来,又闲聊了一会,他说也好不弄了,因为信的人越来越少了,平均起来,一天能搞个三五百,但是也有风险,例如挨打、被抓。

临走,我给他拿了瓶水。

他?

太业余了,虽然打扮的像和尚,但是身上还是有一股泥土气息,应该就是在家种地的,不用看别的,看牙齿就知道了,而且跟我一过招就落下风了,在我面前几乎是透明人。

我遇到过高手,是真正的高手。

当年,我和媳妇去杭州开房,恰逢玉树地震。

早餐时,在餐厅角落里坐着一位和尚,你要想,这是五星酒店,和尚住在这里,还是让人联想很多,至少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和尚吧?

出于好奇,我们就坐过去了。

一聊。

他是XX寺院的监院,过来参加灵隐寺的祈福活动,为灾区祈福。

人家什么都不推销。

也谈佛法。

谈得头头是道。

也是一串佛珠,不过人家压根没推销过,是我主动求的,我的意思是你肯定认识高僧,你随身的宝贝里,有没有他们开过光的?我买个。

他不卖,送了我一个。

还是小叶紫檀的,也是戴过的,油乎乎的。

咱给钱,人家不要。

说什么都不要。

越是不要,咱越觉得对不起人家,推来推去,坚持放到他包里了,一直到离开杭州,我都没觉得他是个骗子,因为各方面都没有破绽,是他给我留了一个手机号,还有他的名字,释XX。

回来,跟朋友吹牛,我认识XX寺院的监院。

结果,我上网一搜他名字,发现,竟然与骗局联系在一起,原来这是一套固定的台词。

手机号码一拨,空号。

神圣与气场有关,气场与场所有关,咱虽然未必信基督,但是你一进欧洲教堂,立刻就有如沐春风的感觉,那宏伟是超出我们正常的想象力的,窗户上有个白鸽图案,看起来就跟真实的鸽子那么大,实际上呢?这个鸽子长1.5米。

五星酒店给他加持了。

这点,问问喜欢泡妞的男人就知道了,同样一个女生,你带她去汉庭与五星酒店,她的表现是天壤之别的。

和尚,有没有正经的?

这就如同昨天有人问我:你遇到没遇到过炒股赚到钱的散户?

答案,都是,有!

都与修行有关,既有吊儿郎当的和尚,也有认真修行的和尚,倘若开篇的那个假和尚说的是真的,他大哥、二哥都是出家人,那么他家就是很有佛缘的,类似的情况很多,一出一家,是家族佛缘。

散户也是如此,既有韭菜,也有修行很高的。

有赚钱的散户吗?

有,而且还不少,但是绝非是经常晒帐户的那些,那些只能称为昙花。

有没有跟居士睡觉的?

也有,这个我也遇到过,是女读者过来倾诉时说的,她是信佛之人,跟一个和尚走得特别近,这个和尚女粉丝也很多,甚至在寺院里跟女粉丝搞过,她不是控诉这个和尚有女人,而是吃醋了,意思是跟她好的同时,竟然跟别人也好,她接受不了这一点,这个和尚特别喜欢自拍,全是光的,她还拿给我看了,十多张,看了照片我感叹,原来我不是最小的。

这女的写过一个帖子,刚才我还搜了一下,能搜到,大家可以搜搜看看,比我描述的这些疯狂多了。

这种女人,我给她的定义就是嘴不紧。

男人最讨厌的就是这类女人,嘴不紧,是炸弹。

她们的做事风格就是:要么你是我的,要么我就把你搞臭!

我和牛哥的观点一致,从群体性而言,居士的虔诚度是高于和尚的,这是为什么?

居士,是主动信,有主动性。

和尚?

很多是被动的,当成职业了。

他们首先是人,其次是男人,再其次才是个和尚,我以前问过赵德发老师一个问题,佛性与人性的关系是什么?

赵老师说,佛性就是去人性。

2011年,我开车一路南下,遇到了一位女居士,很漂亮,怎么描述呢?就是她坐在副驾驶,我开车都特别幸福,总觉得有种幸福来敲门的感觉,书香门第,名校毕业,又是海归,有着体面的工作,体面到什么程度呢?有百度百科,热度很高,有点类似今天的咪蒙的角色吧,不过她是在传统媒体,露脸的那种。
 
她为什么会搭上我的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觉得我坏得很可爱?

女人太优秀了,男人是不敢勾引的,自卑,她跟我说过一句话:当你发现,身边人都在爱你而不是喜欢你时,你是可悲的。

她是离异,比我大,总是喊我哥哥。

真是太多的男人围她转了。

后来,皈依了。

她遇到的男人都是比较优雅的,不会太过分,而且她这个人给人感觉很冷,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禁忌也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所以男人不敢轻易去挑拨她,生怕翻脸,她身上有大小姐属性。

我呢?

觉得无所谓,就是想勾搭勾搭你,能勾搭上挺好,勾搭不上也无妨。

她跟我讲,她是没有性欲的,一想到这些,就觉得犯了错,皈依的人是不能想这些的,这些都是肮脏的。

我不管,天天撩拨。

过了几天。

她给我发QQ信息,是晚上发的:我被你弄得思绪有些乱。

我以为是给我暗示。

急忙跑过去敲门,依然是刘胡兰,坐那里打坐。

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的变化,就是在左右摇摆,想,不想,行,不行,她也主动拉过我的手,反而是我不自然了,觉得好紧张。

她是从上海上的我的车,一直到了厦门,我们的关系更近一步了,她同意开标间,就是房间里俩床,一人一张。

普通人与明星的区别是不是主要在穿衣打扮上?

这么理解是浅显的。

穿上衣服差别大,脱了衣服差别更大,人家的皮肤是紧致的,是常年锻炼的结果,而且洗了澡也很讲究,全身都抹一遍大宝。

她仿佛也接纳我了,穿着内衣走来走去,身材真的很完美。

聊到了性。

她问,你是不是觉得我的私生活应该很乱?

我说,至少应该有不少男人追。

她说,是很多。

我问,没人想睡你吗?

她说,这就是我的可悲之处,只有想爱我的,没有想睡我的。

我说,他们都不好意思说。

她说,可能吧。

我说,我好意思说。

她说,但是我怕疼。

我说,你都快40岁的人了,还装小姑娘。

她说,我就有过一个男人,我的前夫,他很爱我,但是我从来没享受过,每次都很疼,做一次我要两三天才能恢复,走路都难受,我对这个特别特别的恐惧,我们俩也没有矛盾,要不是因为我这样,他也不会出轨。

半夜,有了进展。

但是,我发现她面目是狰狞的,极度恐惧,仿佛捅她的是刀子。

算了。

她是心理有问题,不是生理有问题。

应该童年受过什么刺激。

在深圳,我们分开了,走后,她给我发了条信息:你不该撩拨我,因为你是在为别人做嫁衣,我动了凡心,就会接纳他们。

她跟我在一起的那一周,彻底让我带坏了,她吃素,但是我带她去海岛,上面只有海鲜,没有别的,她也吃。

她不喝酒,我偏偏带她去酒吧,喝的晕乎乎的,她也学会说粗话了,我问她:你知道JACK怎么搞定的ROSE吗?就是教会了她说脏话。

后来,为这些,她也内疚过很久,说是愧对佛祖,还要忏悔,说这一切都只是不想惹我不开心。

我劝她,修行在红尘,所谓的红尘不一定非是乱七八糟,爱情也是修行,家庭也是修行,生活也是修行,不一定非要皈依才是修行,相反,有些狭隘了。

她是在逃避现实,是迷信。

后来,我们就没啥大的交集了,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也许真如她所说,她被我带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被别人收了。

类似迷信的,我还遇到过一个,也是女士,30岁左右,也烧香拜佛,但是不是特别虔诚,例如也吃肉之类的,来到我们这里,想让我带她去寺院,她只是很好奇,寺院门口真的是炒鸡店吗?

果然是。

炒鸡需要2个小时,那我们去爬山吧。

这姐们有意思,就是那种有点色色的感觉,我在前面开路,她在我后面,她给我发了条微信:董哥,你屁股真翘,真想拍一巴掌。

她太主动了,我就没兴趣了,因为我有被泡的感觉。

关键是,我会有所提防,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突然有人对我好,而且超出了正常的礼尚往来,我就会归类为敏感人群,昨天还发生了一件事使我很意外,大约是在2013年,我写过本地一个做二手车的朋友,那朋友也去回复了,就有不少读者加了他。

这个事我也没在意。

昨天有读者联系我,说当年找他买车,给他打了4万的定金,没有后续了,再后来就联系不上了,电话不通了,问我能不能帮着联系?

还给我看了收条,是2013年10月份的。

这个读者跟着他半个多月,就是朝夕相处,这些事我都不知道,现在突然找到我,我觉得好尴尬,仿佛自己害了人家,那个读者是广西的,他要买的车是没有手续的,说得文明一点就是抵押车,说得直白一点就是黑车。

我觉得尴尬在哪?

我在文章里随便提到一个人,于读者而言,可能是天使,可能是魔鬼,与这个人内心善良不善良没有关系,例如腚疼卖书时,卖过1万元100册的,每个月给一册,带TO签的,100个月是多少年?

但是,腚疼早不在这个圈子混了,那这些买家会不会怪罪于我?

理由就一句:还不是因为信任你嘛!

所以,我反复、多次提到一句话:我没有朋友!

腚疼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但是他脱离了图书这个圈子,想搞到100册TO签的书是很难的,TO签是什么概念?就是作家给特别写上你的名字,例如:懂懂先生指正。

不是有没有心,而是力不从心了。

我为什么从这些圈子转移到羽毛球、摩托车,因为球友、车友跟我没有交集,于我而言是安全的。

但凡是不远千里而来的,那我就需要谨慎。

无论是送礼的还是送人的,都不能随便拿,伸手必被捉。

那个卖车的朋友,我也多年没联系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若是这些事我装不知道,什么事都没有,我若是知道了,甚至帮着去做些什么,那我就惹祸上身了,他会觉得我在抢他的钱,他会弄我的,是真弄。

这些人对读者的理解跟我对读者的理解不同,他们认为,读者反正都是外地的,骗了就骗了,还能咋着?何况也不是骗,不是给你写条了吗?要么,你起诉我吧。

我给广西那小伙的建议是:找个律师,起诉吧。

若是一起吃吃喝喝,我说了话可能管用,但是涉及到钱了,谁都不好使。

何况,这的确是你们俩之间的事,见过面,而且一起玩了半个月,你有自己的判断力,对不?

广西的小伙也生我气,意思是你是不是拿了分成?是不是沆瀣一气?

好吧。

这些很奇葩的事,每天就在我身边上演,我以前就写过一句话,若不是为了吸粉,谁又会那么认真地回复呢?至少过去在QQ空间时代时,回复好了,一天吸个七八百人没问题,经常回复的那些人,随便发个说说就有几千人点赞。

现在好多了,进入微信公众号了,谁也不认识谁。

这些事,理论上我都不应该管,因为我一插手,就惹恼了别人,甚至会给我带来杀身之祸,这些三万五万的都是少的,那些一两百万的呢?我什么都不能说,你们签的协议你们自己履行,即便找到我,我也什么都帮不了,我若是多说一句话,就真的跟人家说的,会做了我。懂不?!

所以,看文章,看看就行了,别盲目崇拜任何人。

包括我,也未必靠谱。

你要这么想,当我赌博输光了所有家产时,谁崇拜我,谁就是铁定的受害者,因为我会编各类理由找你们借钱,谁会借给我?

谁崇拜我,谁会借给我。

就跟当年XX坐在飞机上,拉着我的手跟我说:看你落魄了,我心里特别难受,董,你需要钱,你跟我说呀,你别自己扛。

她是真的替我心疼。

三年前,贾跃亭问你:卖给你点内部股票,你买不买?

别说是你,就是基金公司也抢破头!

继续回到爬山。

那姐们说话也蛮直接的,属于标准的北方妹子,说自己来感觉了……

我说,这是佛家圣地,何况你还是个居士,咱在这里啪啪,我会短命的。

但是,我总觉得她有些生涩。

是玩笑开得生涩,就如同GAY普遍喜欢开黄色玩笑,生怕暴露自己是GAY,故意装得很色,但是色得不流畅,虽然手舞足蹈的,但是一看就是中空的,没有情感在内,这姐们也给我这种感觉,我在想,我的文章是不是给了她错误的信号,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跟懂懂沟通?

我还写过一句话,无论什么年代,无论什么环境,人们都喜欢保守的、忠贞的女人,这个基本价值观不会改变的。

我问,你有什么梦想?

她说,我年轻时的梦想是去西藏支教。

我问,你去过西藏吗?

她说,没有。

我说,人都有一个习惯,喜欢神圣化自己的行为,例如去寺院住几天,就认为自己思想上了一个台阶,去西藏支教就仿佛上升到了灵魂高度。

她说,没有,我只是觉得现在人过得太安逸了,我们能吃饱喝足了,应该想想那些吃不上喝不上的孩子。

我说,挺好的。

她问,你没这么想过吗?

我说,从来没这么想过,我认为富是修行,穷也是修行,尊重每个人的生命轨迹,包括每个人的出生环境、受教育的方式。

她说,但是,人人都这么想,这个社会不是太自私了吗?

我说,你到了马云这个高度,自然会想这些,我觉得人可以有善心,也可以偶尔参与公益,倘若抛家舍业去做全职的志愿者,我觉得有些舍本逐末。

她说,现在人都不懂得感恩。

我说,对,富人不如穷人懂得感恩,你给乞丐一个钢蹦,他会说声谢谢,你给富人10块钱,他都不鸟你。

一起吃饭,她吃的很少。

我说,你仿佛有心事。

她问,跟你聊天有禁忌吗?

我说,理论上,没有。

她问,你听过最奇葩的故事是什么?

我说,没有最,只有更。

她问,你会不会受这些倾诉干扰?

我说,不会,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很懂得区分,别人的事就是别人的事,与我无关。

她说,我需要你帮忙。

我说,你说。

她说,我老公死精症,听说过没?

我说,知道。

她说,是小时候发烧导致的。

我说,要看精子死亡率,死亡率越高,治疗难度越大,其实通俗一点理解就是,得了,就想别的渠道就行。

她说,医生给的建议就是试管,借精,我老公当时就炸毛了。

我问,现在是怎么解决的?

她说,我婆婆的建议是借自己家人的。

我说,我遇到过几个类似的,婆婆都是类似的建议,要么是小叔子的,要么是堂兄弟的。

她说,我老公接受不了。

我问,你们能接受丁克不?

她说,不能。

我问,现在采取的什么策略?

她说,找了个老中医,他正在调理。

我说,我应该把一个朋友喊来,他把自己治成了尿毒症,正在排队换肾,中医治不好这玩意,反而把身体喝坏了。

她说,看他每天喝这么多中药,我也心疼,从140斤喝成了180斤了,眼看着浮肿。(一天两大碗中药)

我说,不该迷信这些。

她说,我是不信,但是我什么都不能说,说了打击他,他特别积极地配合治疗,越是这样,我越难受。

我说,青岛有个医生,治男性不孕不育特别厉害,但是要求两口子一起去治,去几次就能怀孕,特别灵。

她问,能把联系方式给我吧?

我说,现在应该在青岛监狱。(可以百度)

她说,我老公现在有些动摇,意思是可以借,但是不能借熟人的。

我说,这种事,你可以找网友,但是不能找我,因为我的长相太特别了,我儿子学校里,只要见到我儿子的就知道那是我儿子,就这么神奇,我儿子经常对着镜子问自己:我为什么这么丑?

她说,怕找不到素质高的。

我说,这个也靠缘分,我帮不了,真的帮不了。

她问,现在这类病很多吗?

我说,非常多,不孕不育的比例越来越高了。

她问,你信命吗?

我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一点都不假,但是还有一句:谋事在人。

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说,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若你是自己人,我的建议是离婚再组合,别去折腾这些,自然受孕多简单。

她说,我心疼他,我要是跟他离了婚,更没人嫁给他了。

我说,你想多了。

她说,我父母也是这么劝的,让我离。

我说,人生,关键的就那么几步,错了就错了,对了就对了,婚姻绝对是女人的二次投胎,若是心眼大的男人,这些事真无所谓,心眼小的,他天天折磨自己,孩子越乖他越难受,因为那不是自己的,男人还有一个天性,就是排异性,我以前写过雪豹主题,雪豹为什么越来越少?与自然环境恶化有关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小雪豹是跟着妈妈一起长大的,但是妈妈每年都要发情一次,一发情就控制不住自己,公豹们就来找她,公豹们还有个特点,只要发现小豹不是自己的种,立刻会把小豹杀掉。

她说,我现在就想要个孩子,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就走不动了,我给你钱,你帮着找个吧,素质高的,放心的,而且以后没有任何瓜葛的,最好一辈子不联系的。

我说,我真帮不了。

她和老公都是在家修行的居士,其实就是为了求子,看着也蛮让人心疼的,她自己也感叹,年龄越来越大了,等不起了,怕是老公治好了,她又不行了。

这就是命。

要么,你就改变。

要么,你就接受。

什么伦理,什么道德,在有与没有的问题上,都不叫事,《白鹿原》里孝义的老婆,两人结婚多年未生子,冷先生的建议是去棒槌山庙会借别的男人生子。

这不就是“单子会”嘛,据传,古代有个女子婚后多年无子,于是在某天下午独自登上骊山,来到老母殿求子。天黑无法下山,只得在山上铺上床单过夜,最后得偿所愿。久而久之,每年到了农历六月十一、十二、十三这三天,大批当地人都会上山求子过夜,当地人叫”单子会”。

继续说三姑借钱的事。

周五,我抄了恒生电子,周一走了,赚了2个点。

周一我又抄了中概互联,周二走了,赚了2个点。

我朋友圈每天早晚都有直播,晒我买了什么股票,卖了什么股票……

有人说我赌性太重。

我没解释,其实我有属于自己的逻辑,腾讯周一盘中一度涨幅超过2%,理论上买入中概互联铁定赚,因为净值是次日结算,等于我提前知道了底牌,几乎是白捡钱的事,我是先收了一定的筹码,然后压在卖单上,这样价格就涨不上去,我再慢慢买进,若不用卖单压着,价格会涨的很快。

所以,我是铁定赚的,至少1个点,但是这样的机会,一年也就是20次左右,不信自己去统计历史数据。

我也喊大家买入,大家可能不是很相信我的判断。

不过,这么做貌似不合规,上周证券公司打电话警告我了,说我同时挂着买单与卖单,涉嫌自买自卖,好在金额不大,只是口头警告,我也解释了,我炒股并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磨练自己的心性,你没看到我总是做一些抽风的事吗?我本周还特意买入了两支跌停股,都是在跌停时故意进的,一个是欧浦智网,一个是天马股份,买的还不少,我就想知道连续跌停是什么感觉。

周二卖了股票,资金若是出来,我周三才能取现,周三就没意义了,因为三姑说周三有100万的贷款下来,就不需要我的钱了。

而且,这个资金不是我的,是周转货款,出版行业有个特点,有三个月到半年的结算周期,书卖不了我可以退回去,卖多少结算多少,这样我就可以压大量的货款,这个钱我是不能借给三姑的,借给她未必能救活她,但是我一定会死,因为年底了,到了结算周期了。

这个钱是怎么压出来的呢?

例如有些书,因为书店要的少,折扣高,而我一次性要的多,一要几千册,那么折扣低,很低很低,我再以同样的折扣批发给这些书店,但是要求现金结算,不等于我白赚了资金用着吗?

我这属于胆小的,胆大的怎么做?

亏本批发。

就如同我姐那边的养殖场,饲料是有京东金融给付款的,类似京东白条,但是人家不给现金,怎么才能套点资金出来呢?

饲料拉过来以后,直接低价处理掉,但是要现金。

临时周转一下。

就是因为太聪明了,导致需要我出面填补这个窟窿,为什么资金问题越来越多?因为现在变相金融太多了。

我跟三姑说了,即便是我能多少借点,也是周三以后。

她说,周三也行。

那我心里就发毛了,说明她说的100万贷款是假的,否则不会盯着我不放,而且短短一天的时间里,他们一家人给我打电话,特别急。

这是一个人人都可能成别人眼里的救命稻草的时代。

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借我8万元买房的朋友,见了面依然有说有笑,但是就是没钱还我了,因为他还做着小生意,也是不断地贷款,人是好人,也很勤奋,就是没有财运,这个钱还给我的希望很渺茫了,我就在想,我爹一个月退休金才一两千,还高兴的不得了,总觉得自己是有钱人了,实际上,我随手扔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个一两千,我是作孽。

每个人内心都有个声音:绝不借钱。

我也跟自己是这么说的,但是人在江湖,这句话你真的能说出口吗?我亲姐姐找我,你说我能说不吗?我知道是有去无回,我也要给。

生意亏本,继续投入肯定继续亏。

普遍没有止损意识,反而会扩张、转行。

我总觉得金融危机越来越近了,真的!

………文章完………

作者:思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ddv.com/5740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微信:shk1177

邮件:i@vqud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