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心痒痒


                 

我读高中时,家里弄西瓜大棚。

一亩地能赚个三两千,已经很了不起了,你要这么想,若是种麦子或花生呢?

毛利润才四五百。

但是,大棚这玩意,不是人干的活,里面特别闷,比桑拿房还难受,是那种小棚,人在里面站不直,必须弯着腰,几乎一天到晚都要耗在上面,一刮风就要去看着,怕的不是肆虐的北风,而是旋风,旋风只要卷到大棚,大棚瞬间就被秒了。

我特别心疼那时的父母,完全是出卖苦力。

血汗钱。

西瓜属于经济作物,要缴税,特产税。

有意思不?

农民一肚子意见,要缴公粮,要缴提留,要缴特产税,所以当新一届领导班子取消这些时,农民拍手称快,翻身农奴把歌唱,不仅仅取消这些了,种地还有了补贴,还有了养老保险,还有了定向扶贫。

了不得。

不过,农产品价格越来越低了,种地彻底不赚钱了。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花生米是2~4/斤,现在还是这个价,你说能不亏损吗?!

有人去我们村承包了接近200亩土地,陆陆续续也投入了两三百万,连年亏损,村里人早就等着看他的热闹了,当时我还写了一篇文章,讲土地承包是未来的趋势,一群农民咋可能懂老板的心?

老板也许是为了圈地呢?

老板去我父母家找过我,我父母把他打发走了,我父母怕老板拉我下水,因为我一直都有土地情结,想当地主,也联系过村委领导帮我搞地,但是我爹在中间使坏,没搞成。

后来,我们都离开了村庄,不知道后事了。

在县城,我跟农业部门的朋友走得很近,有天,农业部门妹子联系我,问我这块土地熟悉不?我一看,妈的,我村。

我问,咋了?

她说,正在转让,170万。

我说,贵了。

这事过去半年多了,前些日子妹子到我办公室拿书,我又问起这个事,她说对方还在群上吆喝转让。

我说,若是0价转让可能有人要,加价转让没人要,因为土地成本太高了,一亩1000多,那地不值这个钱,我爹对我们村的地非常熟悉,哪块地适合种什么,他都知道。

承包土地,貌似在降温。

因为,普遍找不到赢利点。

我问妹子,有没有赚钱的?

她说,很少,很少。

秋天,妹夫找到我,说镇上要求搞大棚,有指标,有任务,有补贴。

我问,需要多少钱?

他说,20万。

我说,你一个月后再找我。

他说,行。

我的意思是什么?

第一、你从来没拿过20万,你真的能驾驭得了吗?我会不会害了你?使你内心膨胀了?甚至跟村里小媳妇搞在一起。

第二、一个月后,你确定还要搞吗?

我跟我爹说了。

我爹回家喝喜酒时,特意去我妹妹家一趟,把他们俩训斥了一顿:你哥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你们有本事就自己赚点,没本事就别折腾,你们懂大棚吗?

我妹夫跟我爹顶了两句嘴,意思是:若是明年翻不了本,自己就是王八蛋。

反正是发了毒誓。

不到一个月,妹妹自己找到了我,意思是不要告诉我爹。

我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有个前提,就是你需要多少我给多少,一笔一结算,钱不能给你们,可以不?赚了赔了,这个钱都要给我写条,否则怎么跟姐姐们交代?大家都来找我要钱。

农业,两大成本。

土地、人工。

人工是最大的开支。

真决定搞了,我爹也就不拦截了,反而去帮着做技术指导,就这样,五个大棚起来了,钢结构的。

一个人赚不赚钱,还要看天。

就是你命里担不担这个财。

建大棚前,先用挖掘机翻一遍地,妹夫与挖掘机司机在地头抽烟,手贱,点了野火,过去小孩喜欢点野火,到这个季节,荒草早被点过一遍了,这两年是不允许点的,点了是要拘留的,主要是防污染。

妹夫点了野火没几天。

就被派出所喊去问话了,说是要拘留。

我真佩服这小两口,尽弄这些事,我先后找了四个人才帮着说了句话,罚了点钱,放了。

我爹就说,他们两口子命薄。

我妹妹是我父母收养的,从小没有父母,我妹夫从小没有父亲,跟着母亲改嫁过来的,中途改的姓。

大棚,亏是亏不了。

补贴是一方面。

还有一方面,就是我爹给我妹夫出的主意,让贷款,意思是把钱贷出来先还给我,我爹说得很直接:反正你们也不打算还,欠你哥的不如欠银行的。

反正有大棚在那里抵押着,大不了以后大棚不要了,给他们就是了……

我爹为什么这么建议?

因为,心疼我。

农村,骗贷,真是骗了就骗了。

但是,我不建议这么搞,你们两口子好好干,收成时,按照比例还给我,无妨。

大前天。

说一个棚被风掀了塑料布,掀了就掀了吧,帮他们家干活的老头死死地拽着塑料布的一头,结果就被风带起来了,说是有树那么高,摔下来了。

没有具体骨折,反正是摔得够戗,一直躺在床上哎呦哎呦。

这就是大事。

我爹打电话给我,我过去拉上我爹,急忙赶回去,看望人家,把工资给人家结了,给带了1000块钱的营养费,找村长过去协商一下,意思是要不要去医院住些日子?对方确定不用,那也要村长与家人都在场,万一日后说不清呢?

要把责任先划分好。

按照辈分,我应该喊这个人四舅。

我说,四舅,你也算能人,飞了一回。

他说,草他娘,这B风劲真大,怪不得能把唐僧卷跑嫩。

其实,无大碍。

临走,我拉着我爹去田野里转悠了一圈,挨着看了看大棚。

我爹感叹:他们不懂大棚!

我说,懂不懂就这样了,你也别操心了,爱咋着咋着吧。

我爹安慰我:你就当那钱瞎了。(丢了的意思)

我说,明白。

就是不赔钱,他们也不会麻利还给我的,因为在他们两口子眼里,哥哥不差这点钱。

我哪能不差?

这些日子,书卖得差不多了,库存消化了八成,马上进入2018年了,我要跟朋友们结结帐,10月份我从刘妹子那里拿了30万,周转书款,我跟她讲的很明确,就当你入股了。

一进门,坐下。

我问,你信任我不?

她说,你说呢。

我说,那我就不给你明细了,直接告诉你一个概数,这批书理论上能赚个20个万,但是中间有我的决策失误,还有一些不可控的人为因素,到目前为止只有6万元左右的利润,这也是我大概估算的,这样,咱每人3万。

她说,给我2万就行,剩下的给侄子买玩具。

我说,我说给你3万就给你3万,这样,我明天早上给你转33万。

她说,那好吧。

我说,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做什么都不赚钱,你应该庆幸我没跑路。

她说,你跑路我也认了,真的。

我说,越是信任我,我越要负责,其实人人都想负责,有些时候是负不起责了,没办法了,有心无力了。

她说,有道理,至少本还在。

我说,下次需要钱,我再喊你。

她说,好的。

其实,她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什么都没有,别说写个条给她了,我连饭都没请她吃,甚至从拿了钱给我,我们俩连面都没见过,我这个人也比较固执,我行我素,她也不敢多问,怕我发火。

内心肯定也嘀咕,不给他吧,他可能会生气,给他吧,也许打了水漂。

哈哈……

临走,我又补了一刀:其实我不需要这30万,当时的初衷是想拉你做点事,我不差这点钱。(虚荣~

她笑着说,我知道。

所以,女人别轻易崇拜一个男人,因为一旦你崇拜他了,于他而言,你就是提款机,在他顺风顺水时,可能借30万还给你33万,在他马失前蹄时,可能30万只能还你3万了。

当然,这点钱在她眼里,不叫钱,至少不叫大钱。

我们这里还有个老师,也是我师妹,当年是研究生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的,这些年上班,她陆陆续续攒了20多万,平时她也没有大的开销,还做过微商,每年能攒七八万块钱,把20万给了我,意思是让我帮她保管着,能理财就理,不能理财就先存着,我给她写了个条,她不让写,我说这个是万一我有什么意外,你拿着去找嫂子要钱的凭证。

我帮着定投了纳指,目前接近20个点了。

年底,我也计划给她,因为明天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生怕辜负了别人,而且会引发链锁反应,甚至连做小姐的都把钱放我这里,我不要还多想,以为我嫌她钱脏,我写过一个在上海做技师的东北姑娘,也是读者,人家一年赚100多万,绝对模特身材,我采访过她一个问题,一天是不是真的能接一二十个?

她说,就怕遇到厉害的,遇到一个就虚脱了,干不了了。

昨天,有读者问我:你是不是炒股或比特币亏了不少钱?

我问,为什么这么判断?

她说,缺什么,写什么。

我说,你判断的太准了。

亏倒是没亏,反而赚了,今年应该有60万左右的利润了吧,具体我没统计过,这才是我觉得害怕的地方,就是太顺风顺水了,会膨胀我的内心,我会一把输个底朝天,但是我又有一点好的地方,就是我每天都会固定时间反思自己,我已经觉察到这些了,自然就会积极地和解。

你看,这些女孩把钱放我这里,真的跟不要了似的,你说我是要还是不要?跟送给我的没区别,因为她们不会提现,会一直放在我这里,可能放个三五年,甚至真的干脆不要了。

就会滋生我的欲望。

欲望会给我带来灭顶之灾。

风平浪静的人有两种。

一种是普通人,从来没经历过风浪。

一类是过来人,经历过大风大浪。

例如,你跟老婆是初恋,彼此都是对方的唯一,你们的生活一直都很平静,你坚信你老婆只爱你一个人。

这种平静,就是假平静。

一旦诱惑到来,你或你媳妇,跑的都很快。

例如,从小在寺院里长大的小和尚,从小就浸泡在佛法里,知道淫欲不好,但是人到青年,一旦遇到了女人呢?佛法?修行?欲望?爱情?

他的修行能否驾驭得了他的爱欲?

例如小和尚看到了女居士的酥胸,想不想摸一把?

有一部电影,非常非常的美,是我认为最优秀的佛教电影,没有之一,对白很少,人物很少,内容大于形式。

这部电影叫:《春夏秋冬又一春》

天才导演,完美。

小和尚成年了,爱上了女居士,俩人就在寺院旁边啪啪啪,屁股真白,一定要看完整版的,其实这是讲了一个轮回。

人之初性本恶。人生来就背负着原罪。所走的工序大多是施加罪恶—自食其果—赎罪顿悟的轮回往复。

单纯的讲道理人是不会听从的,非要体验过苦海无边方才懂回头是岸。

一切不过是佛早预言的因果循环。

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假平静,就如同寺院里的小和尚,从未被诱惑过,你要这么想,你媳妇突然成了明星,整天在外面应酬,你觉得她会不会依然爱你爱得死去活来?

10月份,去徐州打比赛,俱乐部之间的交流赛。

我们跟徐州其实是接壤的,很近。

他们那边打法跟我们打法还是有蛮大差别的,我们这边还是以起高球为主,注重的是速度与力量,他们那边注重的是时间与空间,以低平球为主。

他们看我们打球,感觉我们是野蛮人。

我们看他们打球,感觉太慢了。

我非常喜欢他们的打法,这才是用脑子打球,而且不易受伤,观赏性也高,有技术含量,比的是失误率,这就跟踢球似的,技术高的喜欢短传配合,技术差的就喜欢大脚开球。

最初,我是决定打男双,恰好小魏去东北出差了,那我就改为打混双,跟一位人高马大的姐姐搭档,这个姐姐球打的不错,主动性也高,但是这也是缺点,就是不属于她的球她也会抢,这样会导致我很被动,我判断属于我的球,我已经跑到位了,结果她也过去抢,这样我们俩都失去了防守,而且她位置很别扭,回球质量不高,被人扣杀了。

一共打了两轮,四局,全输。

她可能也觉得憋屈,毕竟以前打球挺好的,是懂懂太弱了,我心里嘀咕啥,妈呀,你这个打法,就是林丹来也白搭,你眼里只有自己,没有搭档,打双打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记住,你还有个搭档。

与我站位也有关系,我是标准的中场站位法,就是她发球时,我站在她身后半米处,这样整个中场、后场乃至前场两边球我都可以管着,她只需要负责身前球就可以了,其余的全可以交给我,你到深圳去看看,双打都是这个站位方式,否则人家一打两人站位的腰部,就没救了。

而我们本地双打怎么站?一个前,一个后,后者在底线位置,防高球,本地人喜欢起高球,但是真正的双打是很少起高球的,除非迫不得已。

我在中场不怕后场球,因为我速度快,而且我具有跳杀能力,退一步起跳就能到底线。

跟她配合,真别扭。

当时,我就没看好她,是她非选我,后悔了吧?

地方电视台来录像,找两组装装样子,算是表演赛,我和人高马大一伙,对方也上了一伙,无巧不成书。

我跟对方女孩的衣服是同色,人高马大跟对方男士是同色。

于是,我们换了搭档。

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女孩打不了中后场球,只会封网,足够了,我们做了简单的交流,我给她划定了责任区,叮嘱了两点:

第一、过肩球不接。

第二、打大姐的身后球。

女生上身很细,很苗条,屁股略大。

我跟大姐打对手是最合适不过了,她擅长挑高球,我擅长杀球,而且我杀的位置就是她的身后,她习惯性一定会去抢,于是俩人就抢到一起去了。

连续两局,我们都控他们俩不过10

结束后,挨着抱了抱。

衣服都湿了。

我问这个临时搭档,那是你老公?

她说,不是,那是你老婆?

我说,我阿姨。

她扑哧笑了。

她说,你们山东女人都好壮。

我说,她还属于苗条的,我们那边女人都能举起磨盘。

我问她要微信。

她不给,意思是不喜欢交朋友。

男人很有意思,特别是像我这样的老油条,真遇到了女流氓,反而没兴趣,真正能吸引我的一定是那种扮演神秘感的,也许是装的,也许是真的,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孤僻的女孩,激发了你的探索欲,未必是泡人家。

《最佳出价》里的主人公怎么被那女的骗了?就是那女的装自闭症,激发了他的拯救欲。

软磨硬泡,加上了。

后来,我们就回来了,也没了联系,见不到,也就不会刻意想了,而且我整天被包围着,焦点忽来忽去,把她遗忘了。

有天,她突然在微信上问我:你那是Vespa吗?(她偶像之一叫米勒,是个小鲜肉演员,微博名就叫:骑着VespaMiller

我说,是的。

她说,我也喜欢摩托车。

我说,可以送给你。

她说,不要。

我问,我能去找你吗?

她说,不能。

我问,为什么?

她说,可能很多人想见你,但是我不想,不是针对你,是我不喜欢跟人打交道。

我说,你别把我当人看待。

她说,你能洞察别人的内心,我不喜欢这样的人,因为在你面前没有隐私。

我问,你怎么知道的?

她说,直觉。

时间久了,她一定会被我营造的神秘感吸引,我的朋友圈看似是很随意的点缀,其实是营造了黑洞,深不可测,例如我很少晒车,但是我周一到周日开的车子不同,有时汽车,有时机车。

例如股票行业,大神很多,若是问大家,徐翔厉害还是丁元英厉害?

肯定是丁元英厉害。

因为,他看不见,摸不着。

神秘感会给一个人加持上神秘的光环,例如关羽厉害还是柳海龙厉害?我坚信,在擂台上,关羽撑不了30秒。

但是,关羽在我们心目中更厉害。

我去了徐州。

她是画画的,做墙体彩绘,同时做一些基础油画,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可以挂在家里装饰用的油画,我去逛了一圈,她让我挑一幅。

我说,这些画在我眼里,都可以烧火了。

她说,这是家装用的。

我说,明白,看起来很甜,花开富贵类的。

她办公室墙上挂了一幅字,我盯着看了一会,没有落款。

她问,感觉写的如何?

我说,女人写的,年龄不超过30岁。

她说,这是我的处女作。

我说,那写的不错。

她说,提提意见吧。

我说,不适合,因为我这个人只会讽刺、打击、挖苦。

她说,但说无妨。

我说,基本功太差,还有就是缺少层次感,形有了,神没有,应该不是从楷书练起的,没会走,直接跑。

她说,太牛B了,跟我导师说的一样。

我说,我是瞎蒙的。

小生意做的还不错,又给她加成了,开了一辆MINI CLUBMAN

她问我,你喜欢MINI吗?

我说,还可以,不过我喜欢MINI里的JCW,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系列的车,有点类似宝马里的M与奔驰里的AMG

她问,开过吗?

我说,我女朋友们普遍开MINI,原来也给我媳妇买了一辆,后来她更喜欢GOLF,因为GOLF舒适一点。

她问,你为什么选择我?

我说,你屁股性感。

她问,你跟人说话都这么直接吗?

我说,委婉了太虚伪,你不是让我说真话?

她问,你这么色,你老婆知道吗?

我说,知道。

她问,不生气?

我说,无所谓的事,我媳妇是修行高人,已经脱离世俗了,世俗们纠结的鸡毛蒜皮的事,在她眼里都不叫事。

经常运动的女人都很难降服。

怎么说呢?

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

师太,你就饶了老衲吧。

酒足饭饱,打着饱嗝了,聊了聊油画市场,她的意思是想收藏一些稍微有点档次的,因为经常有客户也在找……

我说,你现在的定位是非常准确的,所有的字画就做两头,要么顶级的,要么就是可以挂起来的,装饰用的,中间的不要做。

这就跟我们做签名书一样。

要么,我们就做茅盾文学奖的,随便摸出来一个作家,全国闻名,例如整个山东,能被大家喊出来的作家无非两个,一个是莫言,一个是张炜。

这类属于硬通货,属于顶级行货。

要么,我们就做低端的,纯粹是蹭名气的,例如大冰的、郭敬明的,我们也知道没有收藏价值,但是市场认可,足够了。

中间的作家能做吗?例如XX市的作协主席。

不能做,因为科普成本太高。

你要让别人知道这个人,这个难度太大了,虽然在小范围内已经是知名作家了。

油画,只适合做低端,就是装饰用画,例如油画村的,直接就是批量生产的,流水线,一人画一个区域,这些画都出口了,给老外们家装用。

高端一点的油画呢?

例如王中军、冯小刚、王健林都在收藏这类油画,一幅顶级的,国内的,也要3000万以上。

不是我们老百姓能玩的。

所以,你收藏这些,其实是没有意义的,现在不会升值,未来也不会。

除非?

你选择一些冷门,未来有潜力的,例如我选的水彩,领域小,投资小,而且能抓住目前行业的大佬,价格也不夸张,20万就上天了。

而且,我收藏的不是大画,全是小的。

我们做签名书的经验是,只要是莫言的签名就行,不在于哪本书,画也是如此,例如一幅大的可能拍卖20万,但是我拿到的小的也许才2000元,我卖1万元,大家都觉得好便宜,还会对外讲,我家有一幅XX的画。

她仿佛懂了。

我从徐州回来以后。

我们俩就变了。

我变得几乎不跟她说话了,她呢,一天能给我发上千字,我又怕冷落了她,晚上翻翻聊天记录,我回上几个字:很好,不错,可以。

怪不怪?

昨晚,问我岳云鹏跟美女过夜是真是假?

我说,真的是假的。

她问,你觉得他还会红多久?

我说,要看他能否把自己的底层重建起来,他跟小沈阳都有致命的短板,缺少剧本底蕴,就是擅表演,但是剧本若是跟不上,就成了复读机了,郭德纲其实是创作型的,郭德纲的文笔一流,想象力一流,逻辑性一流,即便不说相声,也是个作家,这一点,小岳岳离师傅太远,别说小岳岳了,郭麒麟也未必能继承到郭德纲的这门绝活,相声是艺术形式落伍了吗?不是,是剧本落伍了。

她说,你这么一说,突然觉得好难过。

我说,没事,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她说,这些日子,我脑子很乱,满脑子是你。

我说,我也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想过别人。

………文章完………

作者:思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ddv.com/5740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微信:shk1177

邮件:i@vqud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