怠慢的脚步,傲慢的心


                 


/3/

洗完澡出来,搓着湿漉漉的头发,手机上看到一个未接电话。是1532公里之外的母亲打过来的微信语音。我按了回拨,但她没有接听,估计是睡着了。


于是提腿,踩着loft的木梯,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打开木质纹理的蓝牙音箱,播放了一首Amazing Grace,开始读自己新买回来的书。昨晚一口气买了几百块的书,从书店搬回家都搬到手酸腿酸。从宜家买回来的台灯昏黄之余,刚好照亮了我所读的几行文字。纸质书似乎也在指尖上有了它的温度。


我抬头,望了望贴满便签纸的墙壁。心想,是时候换一张超级大的世界地图了。如果有一天,经济条件成熟了,我一定会辞职,收拾起行囊,当个环球旅行的背包客,带上我的单反和狼狗。这个梦,还很遥远,但我还继续做着梦,继续在一页新鲜的便签纸生写下,下一站,斯里兰卡。


我从未如此渴望过旅行。上班的日子是干柴烈火,而旅行原是一丁点的火星,却点燃了心中那一团生命之火。我看着穷游网上的游记,特别羡慕懂得摄影的人——他们不仅拥有丰富的表达力,似乎还拥有细腻的感受力。生命的体验,因此而愈发如茗茶一般味道悠长。


我曾经很怀疑体验式旅行的意义,看着他们周游列国,离井别乡,是否过分自我。但旅行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朋友圈上的晒图和游记上的炫耀,它是一种生活可能性的探索,是对多元文化的开放与包容,是培养同理心与眼界见识的最佳课堂。最终,旅行者会重新定义自己的旅行,重新定义自己,以及这个世界。


人的一辈子真的恨短,但日常生活所营造的舒适区,也如此牢不可破。我们成为了社会所圈养的牲畜,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出入高端繁华的场所,但依旧不会改变我们那任劳任怨、得过且过的人性弱点。



/2/

那一天早晨,我在上班换乘地铁的路上,我看到迎面走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戴着耳机,穿着过分沉稳过分老土的衣服,眼神朦胧地低头走着,与我擦肩而过也毫不知觉。


还记得那一年,我们都是大一的新生,我和他并没太多交集但他非常信任我的能力,特别盛情地邀请我去他们的创业团队。当时,我被他的热血感动到了,放弃了一个牛逼师兄的牛逼项目机会。后来师兄的项目拿了国家级奖项,而我和他的项目连学校也没出线,但我没后悔过,因为他邀请我加入时那双眼睛闪烁着友谊。


但他如今已沦为一个只顾低头赶路、穿着打扮过分老气横秋的上班族,而且还没认出我。我当时站在他背后,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犹豫着还要不要打招呼。


最后我还是走了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反应慢了三拍子,但还是转回了身。他看着我的脸,一面困惑,大概过了两秒才惊喜地笑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他估计已经忘了我的名字了)


我还没来及跟他寒暄,他连声道歉,说:抱歉,我赶时间,以后联系。


以后联系。


多少人说了这句话,走着走着就没了影。仿佛这辈子不曾出现过在你的生命里。你的记忆也逐渐抹去了他们的音容笑貌,只留下一片新的空间,给下一场际遇与下一个彼此遗忘的机会。



/1/

这周Lisa都不在公司,她出国出差去了。临走时,还不忘交待了我一个星期分量的活儿。


晚上六七点下班后,我颓废地坐在座位上。整个团队只剩下我一个人。双眼由于盯了一天电脑屏幕而有些干涩和发红。


旁边的经理也下班了,走过来跟我聊了几句。


“这份工作做得开心吗。”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我。


“开心的。”我没找到合适的语气,不过说的倒是实话,


我还记得黑总说过,当他觉得自己的成长曲线有变缓的趋势,就会选择跳槽。也记得有个堂兄说过,当他觉得自己在一份工作中做得不开心时,就会跳槽。也听过有人因为挣得少而跳槽了一个工资翻了倍的地方。也有人选择留在一个自己有影响力和话语权的环境中一直做下去。


看来,快乐、工资、影响力和成长速度,是四种不同的职业重心。对我而言,他们的权重很可能是一样重要的。但成长按理说应该更重视一些,不然未来就走不远了。


成长速度与成功程度是成正比的。这是我的观察结论。


所以要提醒自己——放下傲慢的心,加快怠慢的脚步,好好地热爱生活,好好地,当个白日梦想家。



我的床和枕边书




作者:思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ddv.com/55300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微信:shk1177

邮件:i@vqud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