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 消费主义时代,年轻人如何避免精致“穷”?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空无一物。 


这是一档由三个无业游民发起的播客节目,其实做播客这个计划在我(范米索)脑子里盘旋很久了,今天终于拉着我的两位好朋友一起做了这段播客。因为这是我们的第一期节目,所以先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米索(无业),我是小白(无业),我是海程(无业)。虽然我们都是无业,但是可能比我们上班的时候赚钱还要多,可能这样说会失去很多粉丝,显得有些做作,不过如果是算工作时间的话,确实是这样子的。


1、对“空无一物”的理解 


米索:

因为昨天是7月31号,因为我每个月底会盘一次账,我昨天晚上盘了一下账,然后我发现如果让我通过上班赚这个钱的话,我可能真的可能会把自己累死。但是现在我就可以在这边喝着茶,然后跟你们唠嗑,每天干点有的没的。下面大家各自说一下为什么我们会发起这段节目,因为这档节目叫空无一物,我们各自说一下对空无一物都有哪些自己的观察和理解。


海程:

首先,我觉得有时候我们可能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比如像《论语》里有各种各样人写的道理,但是你会发现那些道理有时候可能是相互抵触的,如果你一股脑的全塞在你的脑子里面,可能到最后你自己就会变得非常矛盾了。还有我记得是胡适还是鲁迅,大概说过这么一句话,只有你把之前学过的东西重新吐出来,才能学会更多新的东西。这就相当于一个人的二次质变了,就是说你要把很多之前的东西放下,然后才能进入到下一个新的阶段。


并且我还观察到往往在上个阶段越厉害的人,他在进入到下一个阶段的时候可能会获得更大的反这么看来一个人在某个阶段能够放下一些原有的东西,可能对这个人长久的成长会更有利。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和冥想的状态会有一点像,冥想就是要求你先把脑子放空,然后才能更加专注于当下的事情。


其次,我结合自身的经历讲一点,我曾经被我前老板吐槽过,他说我看了那么多书,然后感觉好像我并没有变得更聪明反而变傻了。尽管我当时有些不爽,但是后来我反思之后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因为我确实在一段时间内读了很多书,大脑从这些书里获得了一堆知识或者信息,但是这些知识和信息没有经过我大脑更加深度的整理,所以这就有点像刷书单了。所以我们不如先停下来,在短期内放空我们的大脑,来了解我们究竟要解决什么问题,然后再去看一些书解决这些问题,这样也许好一点。


最后,我想说的就是可能我们大脑里装太多东西也不是不好,但是有些没有必要了,尤其是现在互联网信息这么发达,大部分东西我们直接就可以Google的到。当然在古代没有这些互联网技术,甚至还没有发明纸张的时候,确实有必要把很多东西都装进大脑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学的进步,使得我们越来越可以拥有这种空无一物的潜质和资本了。 


米索:我当时在想“空无一物”这个名字的时候,说的好听点是有佛家那种禅宗的感觉,说的不好听点就是你在消耗时间虚度光阴,什么都没有做。


首先,每个人肯定对于这件事情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我就认为如果在某个阶段有很多的东西突然之间疯狂的进入你的大脑,你的大脑会陷入一个混沌的机制。甚至有时候你会被各种观点拉扯,反而不知道你到底应该去相信哪一个,进而你就会丧失自己的思考能力。尤其是当你对这个事情还没有一定认知的时候,各种各样不同的观点就会不断冲击你将要形成的独立的思考框架,到最后你就会彻底迷失在里面。


其次,我发现现在的人们虽然会很疯狂的读书,来不断充实自己的大脑,但是这种样的读书是更偏功利性的我们可以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你可以去看书店的书架上最显眼的地方摆的是哪些书,你就能知道现在的人们比较热衷于的是哪类书籍。


因为我平时经常去逛书店,我就发现这种显眼的位置一般都是摆的一些工具书或者是一些如何时间管理、提升效率等等这类的书籍。所以我有时候就觉得大家如果长期阅读这些书籍的话,真的会很容易变成工具人,久而久之就会丧失自己的思考能力。


当然我并不是说这类书籍不好,其实这类书应该属于比较底层阶段的书籍,我们在通过这些书掌握一些技能之后,还应该结合自己的思考再往上去搭建。或者去读一下技能与思维相结合的书籍,这类书籍就算是中间层次的书了。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就谈到我自己读书的方法。如果有兴趣再去读一些像侯世达写的《表象与本质》,这种可能不是一下子就能读懂的比较高层次的书,而不是一直停留在第一个阶段,一味的去读一些工具书这种。


最后,我想说的也是现代互联网技术,虽然现代发达的互联网技术带给了我们极大的便利,但是有的时候它会让我们养成不去思考的习惯。比如包括像抖音、今日头条这些,会根据我们的喜好来自动推送一些内容给我们,这样方便是方便,但是这样久而久之我们会忘记思考,可能一旦我们脱离了自动推送,打开搜索框自己搜索的时候,我们会变的不知所措,会不知道到底要搜些什么,所以这个还是一个挺可怕的事情。


小白:空无一物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状态。现在微信新上了一个拍一拍的功能,如果加过我好友的人,拍拍我的头像,你看到的会是拍一拍我“空无一物的小脑袋”。我是比较喜欢空无一物这个感觉的,因为我觉得只有脑子放空了,才能有新的东西进来,其实这也算是对我的一个提示。


首先,我们可以拿吃东西来和它做一个类比,吃东西是为了更好的长身体,各种各样的食物都要吃,但有一种状态就是一直不断的往身体里塞东西,但是没有给自己时间去消化,这样首先我们的身体会很难受,而且一旦陷入到这样一个循环之后,我们开始会慢慢的对吃东西这个事情没有觉察,我们也就反应不过来最近自己是不是肉吃太多了,应该补点菜了,或是菜吃太多了,应该补点肉了。


其次,我想从两个角度来说明一下空无一物,第一个角度就是,像张三丰教张无忌练太极那段一样,张无忌所说的完全忘了实际上是他对知识的一种内化吸收,所以表现得好像是忘的一干二净了,但实际是真正的掌握了。


另外一个角度,就是我们没有必要把所有东西全放在脑子里,我们只需要知道有这样一个事情,在用到的时候能把它在Google中搜出来就行,这确实是现代互联网带给我们的一种新的空无一物的形式,但是这个说实话也挺难的。


因为有的时候我们会出现不知道怎么去搜这种情况,当然这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不是说不知道怎么使用搜索引擎,而是说真的不知道应该放入什么关键词来进行搜索,我们的这种退化确实和数据流推送有一定关系。这种根据我们喜好推送的算法确实是有两个副作用,一个就是大家自己的分辨能力其实在下降,另一个就是大家自己搜索东西的能力在下降。 


2、如何看待“精致穷”


米索:今天我们的话题就是消费主义时代,年轻人如何避免精致的穷?我先问一下你们觉得什么是“精致穷”?


海程:对于这些人,我脑子里面一直有一个画像,反正收入大概从5000左右开始,大概到8000或者1万左右,是从三四线城市出来,并且相比他们父辈的收入其实也还可以。但实际上因为我之前老帮别人算账,所以我看过这些人最底层的财务状况,基本上就是“月光”或者是负债。然后你跟这些人聊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个人其实也挺节俭的,也没有一些不良的嗜好,但是你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每月的钱没有剩下。


其实我有观察过他们的朋友圈,我会发现他们朋友圈的一些照片都非常光鲜华丽,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你要不知道他的底细,你以为他可能在北京有10刷房子。但是实际上我们心里都会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些人的生活方式会让你感觉到和他们所处的实际阶层其实并不匹配。


下面我谈一下我的想法,我看到的是这拨人的收入其实还行,因为全国人民的平均收入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但是这些人确实没有太多结余,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些人消费升级的同时,把自己的开支也升级了,当然最后的结果就是说剩不下什么钱,或者说有微微的负债。 


小白:


你刚才讲到“精致穷”这个词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陷入了一个抽象的理解,我会把这个词做一个拆分,就拆成“精致”和“穷”。


如果一句话归纳就是那些过的没有看起来这么好的一类人,我都会把他们归成“精致穷”。因为我把“精致”理解成是一个比较外在的定义,这是外人给你的一个评价。但是“穷”是一个相对来说更客观的一个评价方式,最客观的一个评判方式大概就是用海程的做法,看一下账上的流动资金有多少,看看能不能比如说在不降低你当前的生活水准的情况下,支撑你接下来12个月的生活,这是一个相对比较客观的衡量你是不是“穷”的一个方式。


其实主观来讲也有一个判断方法,比如说我们身边有一些朋友,他们接受过很好的教育,从很好的大学毕业,也到了一些非常一线的城市,做着大家觉得很厉害的一些工作,但是和他们私下交流,你会觉得他们对自己的生活经常会有一种很窘迫的感觉。


就在这个层面上而言,似乎跟他们的收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他们收入其实也不低,但是你还是能感觉到他们有很强的不安定感和不安全感。那么他们这样一个状态,我也会把他们放在“精致穷”这个大的类别里面。


海程:之前其实促使我变成一个无业游民的关键的稻草之一,就是我跟一些市面上还蛮厉害的公司的那些联合创始人接触过之后,包括我有在帮他们算账,然后我会发现大家过的其实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好。

而且从长线来看,其实你会发现他的那刷公司增长模式是无以为继的,我举个例子来说,比如在他们35岁的时候,这些公司就比较出名,但是也没有说立马就能IPO,这个时候他们就可能会陷入到一个非常不尴不尬的状态,就是他们头衔很高,但他们自己又不是创始人,他们又不具备完整的一个收钱能力,然后他们去别的公司可能会很难适应,他们只能卡住在那个位置上,然后结婚买房生小孩,这个故事就结束了。


尤其是他们往往接受的教育,或者说生活习惯会导致他们其实收入高开支也高,其实这种就比低收入低开支更恐怖,因为他们的支出慢慢已经变成他们的刚性支出,这时候一旦如果说他们真的没有了公司,那他们未必比那些低收入低开支的人活得久。 


米索:其实我听到现在你们两个都在说的是“精致穷”的负面状态,然后我在网上看到的反而是大家从正面的状态来评价“精致穷”。“精致穷”是一种普遍发生在年轻群体中的生活方式,虽然赚的不多,但并没有因此放弃追求精致。为了自己所向往的生活和喜欢的东西花钱,穷的明明白白,但也活得开心闪亮,这是最常见的对于“精致穷”的定义。


你会发现说穷的明明白白,但也活得开心闪亮,至于是不是真的开心,还是只是一时的开心,我就不去追究了,因为我觉得情绪只能是一个时刻的东西,它无法维持很久。


比如说你今天买了一个包,你开心了,但是你开心的只是你买完当下的感觉,可能这个买完之后包长久放在你家里,你对这个包的情绪就没有那么高了,所以你会发现其实这种开心只存在于你消费的当下。当然如果说你真的自己很清楚你的这笔账是为何花出去的,那也没有问题,但最怕的就是你花的钱是受到外界评价后花出去的,而不是你真的自己想要去花。


3、如何看待消费主义文化盛行下的“消费”


米索:刚刚讨论过“精致穷”有正面也有负面,现在经常会说不要掉入“消费陷阱”,不要成为“冲动消费者”,那么在消费主义文化盛行下,你们怎么看待消费呢? 


小白:我其实不是很喜欢讲什么主义,当然不仅限于说消费主义,所有所谓的“**主义”我都不是很喜欢。原因在于当你在聊所谓消费主义这个词的时候,其实是带有一点甩锅嫌疑的,就好像是说我的状况都是外界造成的,都是别人给我施加了什么,所以我才这个样子的。


所以我首先要表达的一个态度就是我不相信这个词,但是我倒是可以讲讲原因,原因一定会是有大有小的,可能我的老本行是做营销的,所以我第一个反应就想到一个比较微观层面的原因,这里面就可能跟一些商家不太负责任是有点关系的


这也是有时候市场上大家对做营销的人不是那么友好的原因之一,很多人认为我们做营销的就是在“割韭菜”,我承认营销的一些方法确实是在调用人的非理性的这样一部分,但是我认为凡事也只是一个“度”的问题,因为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非理性的需求,而且非理性的需求是应该得到满足的,所以它只是一个“度”的问题。


所谓的消费主义这样一个状态,我的一个理解可能就是有些商家比较无度的一种营销,就会导致大家的一个过度消费。其实是一个做营销的人,他们怀着什么样的心,这个是很关键的,就像一个武功非常强的人,但是如果他心术非常不正,那他的摧毁力是很强的,同样一个非常精通营销、心理学的人,如果他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疯狂拉动消费,然后完全不顾消费者钱包里面有多少钱,恨不得把消费者钱包里面的每一分都榨干,最终当然会造成这样一个过度消费的结果。 


米索:我这边看到知乎里是这么说的,他说消费主义实际上是人类社会科学技术进步、先进生产力高度发达的结果,人们过度追求上层社会的奢华生活,最终甚至会导致地球走向毁灭。


他的意思是说地球不是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来的,而是我们从子孙那里借来的,这其实就是在批评一些消费主义者,说他们为了所谓的生活方式、身份地位以及优越感等等,无止境的去消耗地球的资源,从而带来了一种极大的外部负面性。


消费主义具体去细分,又可以分为感性消费、浪费性消费和炫耀性消费。感性消费是和商家营销有很大关系的,简单来说就是消费者在商家营销者的鼓吹下,开始逐渐追求商品的品牌,为了商品品牌而消费。


比如买古驰、香奈儿的包包,其实这些消费的本质是商家给消费者营造出了一种你有了这种包包你的身份地位就会不一样的感觉。当然我这里说感性消费是不计后果的感性消费,并不是说追求商品的品牌有错。


浪费性消费我是这样理解的,消费者在消费的过程中没有考虑商品是不是被过度包装了,因为有些商家在营销一些商品的时候,会在商品包装上下很大的功夫。所以有的时候可能包装非常的精美,但是里面的商品和商品包装是完全不一致的,包装在消费完肯定是被扔掉了,包装的生产成本又远大于这个商品的价值本身,这样就造成了一种浪费性消费。


最后我想说的炫耀性消费就是说很多人非常讲究面子,比如说买房子、买车子还有举办宴请聚会这些,都要非常有排场,这样也会促使他们去消费一些他们消费不起的产品。这基本就是三种比较常见的消费主义。


海程:我想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就是之前的印第安人有这样一种行为,他们不同部族之间为了显示自己更富有,就会邀请另外部族的人来自己部族吃东西,然后自己部族就会拿出你永远都吃完的东西让你吃,以此来显示自己很富有。


不同部族之间就经常这样互相宴请,但是本来北美那边尤其是靠近极地的地方,自然资源并不丰富,他们这样做就直接导致了当地生态环境的崩塌。其实我在想这会不会是过度消费主义的一个缩影。


另外,我想从社会层面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造成过度消费主义的根本原因,是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社会生产力水平远大于消费水平。好比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个时候社会生产力比较低下、物质相对比较匮乏,甚至那时候商家根本不需要做过多的广告宣传,因为可能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可供消费者选择的商品。


其次,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社会,不再像封建社会那样人与人之间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们讲究的人与人之间互相平等。但是有些人在尝试去划分彼此阶层,当然我在这里并不是去抨击那些人,因为人是一个社会性动物,本身就有一个类似于分层的逻辑,只是不同人的分层方式可能会不同。


比如有些会拿受教育程度、兴趣爱好来进行分层,但是有些人会觉得你这些分层方式太过于内在化,然后他们要用比如衣着谈吐这些外在化的东西来进行分层,这样他们就会去消费一些昂贵的奢侈品。


但是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这种消费是否过度比如说在封建社会一个商人无论多么富有,皇家用的东西他也是不能买的,平民使用皇家用品是要被定罪的,也就是说它有一个固有的社会分层在。但是我们现在社会不同,只要你花钱任何合法的商品都可以买,这样就很容易出现类似于军备竞赛的现象,就是大家互相攀比着去消费一些昂贵的商品,我想这也是造成现在这种消费主义一些原因。 


小白:我想在更微观层面做一下补充,其实有些人的这种消费是不考虑与外界交互的一种消费,他们就是买的当下的一种开心,他们是有一种给自己打气的成分在里面的,比如说一个人觉得我过去三个月工作的特别辛苦,每天都996,今天终于涨工资了,我要去买一个昂贵一点的包包来奖励或者激励一下自己。


可能这种激励自己的方式并不是一个最好的方式,就像我们之前聊到的,它的效果有可能非常短暂,可能仅仅停留在刷卡的那一瞬间。但是他们在试图用一种外物式的激励或者安慰的时候,也许是因为他们在当下没有找到一个更好的或者一个更加内在的方式来激励自己。


米索:我也想补充一下,这些人的这种消费的本质目的其实并不是为了使用,因为像这种奢侈品有很多商品都可以替代它的实用性。但是我觉得奢侈品具有有一种流通货币性的价值,也就是社交价值,我们可以把它们看成一种社交货币。比如你可以理解为我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宴会或者去和一个人约会,我会想我是不是需要让自己看上去更贵一点。


就是不需要向你直接展示我钱包里有多少钱,我通过借助穿着打扮这种隐性的外力来向你展示我很有钱。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身上穿的那些所承载的并是实用性,而是作为一种社交货币。在我们与外界存在交互状态的时候,它的社交价值会大于使用价值。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去到我们播客来收听我们的节目。下半部分我们会讨论如何解决过度消费及避免精制强的现象发生。



欢迎关注我们此外推荐您使用苹果播客、小宇宙APP或任意安卓播客客户端,也可通过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收听。同时我们也期待您的反馈,如有任何问题可以在评论区或者我们三个人的公众号给我们留言。


与此同时,也欢迎对我们进行打赏,打赏金额将被三人均分及播客制作投入。


作者:77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ddv.com/4881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微信:shk1177

邮件:i@vqud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