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之后,我们需要思考:群众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文艺作品?




一、

为什么《后浪》遭到很多年轻人的诟病?以至于出现了很多重新解构和调侃《后浪》的作品。

比如什么《韭浪》、《非浪》。

事实上这些重新解构《后浪》的作品,已经把原因分析的很清楚了,《后浪》中描述出来的后浪,不是真正的”后浪”。

用《毛选》的话说,这个作品脱离群众,衣服是”后浪”的,面孔却是”前浪”们的。

基于对《后浪》的争议和讨论,就不得不引发我们的一些思考:

文艺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群众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文艺作品?

这些都是继《后浪》之后,很多人开始思考的问题。

前有”讽刺黑暗”的方方日记,你们又是抵制,又是讨伐,后面来了个歌颂光明《后浪》,你们又持各种挖苦、消极的态度。

你们胃口咋那么挑呢?咱能不那么矫情吗?

我想这并不什么挑剔和矫情的毛病,恰恰相反,这反应了今天的很多文艺作品越来越脱离了群众的真实需求。

远在1942年的延安,也有过一场关于文艺作品好坏标准的大讨论,我们不妨从那次大讨论中去找找答案,看看什么样的文艺作品,才是群众真正需要和喜欢的文艺作品?

二、

1942年的延安,从全国各地来了很多的知识分子,这些知识分子大多都是怀着抗日救国的信念来到延安的。

在这期间,就出现了很多由知识分子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写文章、演话剧、创作音乐作品等等。

其中就有一个叫王实味的,写了一篇文章叫《野百合花》,这篇文章里把一些机关在节假日组织的文娱晚会,说成是延安”歌啭玉堂春、舞会金莲步”,把干部待遇上的一些差别,描写成”衣分三色、食分五等”,说是延安有个”干部小厨房阶层”,把个别官员的官僚主义说成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他的创作观点是:”揭露一切肮脏和黑暗”。

随后,王实味的文章,被国民党迅速印刷出版,集结成册,当做延安的黑材料到处宣传。

其印刷和出版的速度,前后不到20天,远胜今天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的速度。

王实味现象并不是他一个人,当时还有很多跟王实味持同样观点的文人、知识分子。

于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就出现了关于文艺作品好坏标准的大讨论。

文艺作品到底是揭露黑暗呢?还是歌功颂德?

是讽刺社会呢?还是赞扬群众?

各派摆出华山论剑的架势,互相搞起了文艺批判,你指责我是功利主义派,我指责你是黑暗文学派,总之,谁都觉得自己有道理,谁也说服不了谁。

毛主席一看,这些知识分子头脑里,咋全是些糊涂观念呢?一点都不知道矛盾的对立和统一。

随后,《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篇文章里,毛主席就给出了关于判断文艺作品好坏的标准,这一下子,大家全都通透了,谁也没啥疑义了。

这是个什么标准呢?

三、

一切利于抗日和团结的,鼓励群众同心同德的,反对倒退、促成进步的东西,便都是好的;而一切不利于抗日和团结的,鼓励群众离心离德的,反对进步,拉着人们倒退的东西,便都是坏的。——《毛选第三卷,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这个标准就很清晰了,毫无折中调和之感。

当时中国面临着日本帝国主义残酷的侵略,中华民族同日本帝国主义的矛盾,是社会上的主要矛盾。

因此,毛主席提出了衡量一切文艺作品好坏的标准就是看你是否有利于全民抗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所以,你揭露黑暗也好,你歌颂光明也罢,这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的作品带来了什么样的社会效果?对抗日起到的是积极作用还是消极作用?

这一切最终都反映在群众的利益之上。

驱逐日寇、保家卫土是对人民有益的,所以你的作品如果能起到这样的作用,那么我们就拥护这样的作品,认为它是好的。

反之,如果你的作品对人民没有任何益处,甚至是有害的,那么我们就认为你的作品是不好的,甚至是有害的。

四、

用这个观点去看《后浪》,以及各种各样的影视作品、文艺作品,是不是清晰了很多?

我们回顾一下当下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

“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不平衡、不充分的含义很广,但是至少包含了”贫富差距扩大、两极分化严重”这一项吧。

大家品一品,是不是这样?

换句话说,只要你的作品涉及人民群众的生活,那就必然涉及当下社会矛盾,你的作品有利于解决这个社会矛盾,那么就是有利于群众,群众就会支持。

反之,如果你的作品刻意淡化了社会矛盾,甚至还制造或者加深了社会矛盾,那么你的作品,就必然不受群众待见。

拿《后浪》来讲,如果你要歌颂光明,那么我们希望你可以更多的歌颂后浪的付出,他们的劳动,他们的奉献,以及他们为社会创造的价值。

因为这样的歌颂,有利于社会重新认识他们,肯定他们,尊重他们,也重视他们。

从根本上讲,这就为解决当下”两极分化、贫富差距”作出了一点贡献,尽管贡献微小,但是如果这样的宣传越多,那么对解决社会矛盾的贡献就越大。

反之,如果你要揭露黑暗,那么你也可以揭露后浪群体面临的房贷、车贷、生活压力、文化腐蚀等等问题,这些问题能暴露,才能解决。

那也算是为解决社会矛盾作出了贡献,群众还是会感谢你。

如果有人认为这是功利主义,那我们就承认它是功利主义吧。

我们要的功利,是群众的功利,是人民的功利,是处于被剥削地位,但是却在各自岗位上艰苦奋斗,为国家添砖加瓦的劳动人民的功利。

想一想那些制造消费主义文化的作品,想一想那些制造特权文化的作品,再想一想那些制造男女矛盾的作品,是不是应该被群众彻底的扔进粪坑里呢。

我想应该是的。

但是有时候,因为某些作品在艺术性上非常优秀,因此常常掩盖了其散播出来的落后的思想性。

如《毛选》中说的那样:

有些政治上根本反动的东西,也可能有某种艺术性。内容愈反动的作品,而又愈带艺术性,就愈能毒害人民,就愈应该排斥。——《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这一点也是值得注意的。

所以,我们说在《后浪》之后,我们是否应该搞清楚,到底什么样的文艺作品才是群众需要的作品?

我想答案是很明确了:能帮助解决社会矛盾,有利于争取群众利益的文艺作品,才是真正受欢迎的,被需要的。

当然,这样的作品,艺术性还很高的话,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五、

也许有人会说:文艺作品没有为社会解决矛盾的责任,它是文学和艺术性的东西,不应该和社会问题挂钩。

我们应该反对这种观点吗?我想,我们不要反对。

既然你觉得你的作品,不需要承担任何社会责任,那么就请你自己摆在家里欣赏,不要拿到市场上来收割啊。

一面渴望被大众接受,乘机收割一把,一面又不愿意承担起你们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咋就你们那么双标呢?

作者:77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ddv.com/235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微信:shk1177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